東北作家網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作者: 來源:  本站瀏覽:29        發布時間:[2020-05-21]

  

  大皇子長年征戰在外,雖然西蠻早己不如當年那般兇蠻,但畢竟沙場上多是風雪,刀光夾著鮮血浸染幾年下來,這位皇子與在京中的幾位兄弟早已大不相同,虛套的東西少了些,蠻橫的軍中脾性多了些。

  此次歸京,以大皇子領軍的身份,依例可以帶二百到五百名親衛進京,但他最終只是挑了兩百名親名,想來也是不想讓京中這些官員與宮中多心,但手下這些親衛個個也是些悍勇之輩,此時與使團爭道,早就已經快壓制不住殺氣,這二百名親兵騎在馬上,面露驕橫鄙夷之色,沙場上下來的人,總是會瞧這些文官有些不順眼。但這數百道眼光投向那輛馬車,知道那車里人的身份,竟是不敢多說什么。

  車里坐的是將來的皇妃,這些西軍下來的兇人再直愣,也不會傻到為了爭道之事,得罪將來的女主人。

  禮部尚迎出城外十里地,此時在場的官員中就以他的資歷最深,官階最高,在一片尷尬的沉默之中,他好不難受地站了出來,準備打圓場,稍許說了幾句什么,但在一片馬嘶之中,竟是沒有幾個人聽得清楚。

  一片嘶聲驟然響起,西軍親兵營眾騎像流水一般從中分開,數十匹駿馬被控制得極為準確,在并不寬宏的官道上讓出一大片地方來,的的馬蹄聲中,一位渾身披著玄素戰甲的大將拍馬走上前來。

  范閑此時站在大公主馬車旁,眉頭微皺,正待避開,不料大皇子親兵的馬匹竟是借著讓道之勢。橫沖直撞了過來,這些將士長年在外,哪里知道范閑是個什么樣的角色,先前看這漂亮公子哥兒說話,便已是一肚子氣。此時更是存著將他嚇倒在的。好生屈辱一番的念頭,所以頭前的幾匹高頭大馬便擦著范閑的身體掠過,看上去極其危險。

  范閑卻是面帶微笑,微微躬身,對著那馬上的大將行了一禮。根本就不理會身邊跳躍嘶鳴桃釁的駿馬:“臣范閑,見過大殿下!

  縱馬而來的,自然便是慶國的大皇子,只見他雙目炯然有神,眸子里天然一股厲殺,眉直鼻挺,顴骨微高,卻不顯得難看,反而有絲英武的味道。大皇子騎在馬上,全身盔甲反光,看上去倒真像位天神一般,令人不敢直視。

  所以范閑并未直視,只是微帶一絲可惡可厭的羞怯笑容,微微低頭行禮。

  大皇子似乎也沒有想到馬前那個顯得有些狗謹與卑微的文臣,便是如今京中最當紅的范閑,不由微微一怔,忽然開口說道:“這?怎么笑得像個娘兒們似的!

  大皇子性情粗豪。只是無心言語,卻不留神被身邊的親兵聽進耳去,以為主子是要刻意羞辱這位敢和己等爭道的文臣。千是齊聲嘩笑了起來,笑聲直沖京都郊外的天空。有說不盡的鄙夷情緒,大皇子略愣了愣,也懶得去管,唇角浮起一絲笑意。

  而那幾匹正在得意的馬匹,也離范閑越來越近,他已經都能聽到駿馬鼻孔張開的聲音。幾張長長的馬臉向自己逼了過來,正是大皇子的親兵想縱馬將使團逼離官道。

  范閑眉頭微微一皺,沒有料到這位大皇子竟然是不給自己未來老婆的面子,看來更不會給自己這個偏遠妹夫面子了,看著眼前的馬臉越來越近,那巨大馬眼中的興奮之意漸起,知道這些戰馬不好操控,性情噬斑,不由在心頭嘆了一口氣,準備暫時退下——反正與大皇子結怨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就不要與對方真的翻臉,范閑與軍方向來沒有什么關系,這本就是他的一大弱勢,如果讓那些樞密院的老將軍們以為自己是刻意落西路軍面子,恐怕日后朝中會有些不好過。

  他是這般想的,卻忘了他的下屬不是這般想的,見著提司大人處境危險,隱藏在使團里的監察院吏員劍手們紛紛顯出形來,像十幾道輕煙一般游走而出,或站于馬車之上,或尋找到官道旁的制高點,紛紛舉起手中的弩箭,對準了逼近范閑的那幾匹馬。

  “使不得!”禮部尚大驚失色,居然在京都外動武?這要傳到天下,朝廷哪里還有顏面?自己這禮部尚自然是不用做了,你大皇子難道還能有好果子吃?你范閑就算有監察院撐腰,難道陛下還不賞你一頓板子?

  迎接的群臣這時才反應過來,看著那些冰冷的監察官員,才想起了范閑那一個令人害怕的身份,紛紛嚷道:“都住手!胡鬧什么!”

  大皇子冷眼看著這一幕,不知怎的,卻對這個叫范閑的監察院小狗,看著要順眼了許多,在他的心中,但凡敢和自己正面對上的,都算是有種的家伙。

  范閑此時卻在暗中叫苦,屬下這些監察院的官員,這一路之上被自已調教得極好,沒有想到此時竟是心憂自己的安危,卻毫不顧忌朝廷顏面,竟敢把弩箭對準一路東歸的西路軍,要知道這些將士可是在外為國征戰日久,這事兒要傳出去,只怕陳老跛子都會難受好一陣。

  大皇子笑了起來,似乎看出了范閑內心的擔憂,準備看他如何處理這件事情。

  他的親兵營見著居然有人敢要脅自己,這些年煉就的血煞氣息頓時涌了上來,震天價地齊聲一吼,提搶張弓,將使團前隊團團圍住,而同時……那幾匹馬已經將范閑圍在了當中!

  范閑舉起手,屈起了中指與無名指,在幾匹馬的包圍中清清楚楚地比劃了一個手勢。

  監察院官員與劍手們看見這個手勢后,面無表情,收弩,下馬,歸隊,竟是整齊劃一,根本沒有半分猶疑。

  大皇子騎在馬上,露出盔甲的半張臉面色不變,內心深處卻是有些震驚。眼前這個看似文弱的臣子。竟然馭下如此嚴苛,當此局勢,竟是一個手勢便能讓所有的人馬上住手,這等紀律,縱使是自己的西路軍,只怕也做不到。

  大皇子心中清楚,在京都郊外,不可能真的如何,更何況城門處還有太子與老二在等著,所以他輕輕提了提馬韁,揮手示意將士們退下。一陣并不整齊的嘩啦聲音響起,親兵們猶自有些不甘地收回弓箭,拉馬而回,比起監察院見令而止的氣勢,著實是差了不少。大皇子忍不住皺了皺眉。

  便在此時,圍著范閑的那幾匹馬正準備拉回來,不料距離太近,加上官道上鋪的黃土已輕漸漸干了,揚塵而起,灌入一匹高頭大馬的鼻子,那匹馬踢著蹄子,扭著長長脖頸,頓時讓這幾匹馬同時亂了起來。

  兩匹馬便同時向著范閑沖了過去!

  這純屬意外,大皇子隔著十丈的看著,也不免心頭一驚。如果真撞死了這位父皇眼中的紅人,只怕自己在西邊的功勞就全廢了!但他馬上想起來傳說中范閑的本事。不免生出一絲希望,心想你既然是監察院的提司,總不至于被幾匹馬撞死了?

  嘶!馬兒直沖而過,頓時將范閑湮沒在騰起的灰塵之中,只有高手們才能隱隱看清灰塵里有兩道亮光響起。

  砰砰兩聲墮地的悶響,灰塵漸漸落下之后,范閑依然保持著那可惡的微笑,有些拘謹地站在場中央,而那兩匹驚馬卻是掠過了他的身體,頹然倒在地上,馬上騎士似乎是昏了過去,而那兩匹馬卻沒有這么好的運氣,只見馬頭已經帶著兩蓬鮮血飛了老遠,駿馬的尸體震得官道上的黃土微裂!

  在范閑的身后,兩名穿著褐色衣裳的刀客雙手緊握齊人長的長刀、面色冷漠,眼泛寒意,看著不遠處的大皇子親兵營。

  兩刀齊下,生斬兩個馬頭,好快的刀,好快的出手!

  大皇子瞳孔微縮,看著范閑身后的兩名刀客,不知怎的,卻覺得對方的出手有些熟悉,手指輕輕敲擊著大腿外側的甲片,當當微響,望著范閑一字一句說道:“范大人果然厲害,本王征戰數年,沒想到一回京都,便被閣下當眾斬了兩匹馬!原來朝廷便是這般歡迎將士回家的!

  范閑嘆了一口氣,伸手掩住口鼻,似乎是嫌這馬血的味道有些刺人,解釋道:“大殿下,給臣一千個膽子,臣也不敢殺了殿下的戰馬啊!彼藭r才發現,這位殿下雖然粗豪,但不是笨人,字字句句扣著自己,待聽到大皇子自稱本王,這才想起來,在旨意巡西令大皇子東歸之時,陛下已經封了大皇子王爵,這是所有皇室子弟中,第一個封王之人。

  想到今天可是將對方得罪慘了,范閑也禁不住皺了皺眉頭。

  大皇子面色漸寒之時,他身邊那位貼身的護衛卻走上前來,說了幾句什么。聽到這幾句話,大皇子眼光一定,看著范閑身后的兩句刀客,皺眉說道:“原來是虎衛!

  高達此時也在范閑身后低聲說道:“大皇子身旁那位,是名虎衛!

  范閑一挑眉頭問道:“你認識?”

  “屬下不認識。但屬下知道!备哌_沉聲應道,長刀之上的馬血此時還在往下滴著。范閑說道:“你既是虎衛,怎么能對大皇子如此無禮

  高達沉聲道:“少爺,陛下有旨,屬下只須護得少爺平安,至于對方是誰,不用考慮!

  二人說話聲音極輕,范閑眉宇間驟現幾絲莫名之色,沉默半晌后,忽然對著大皇子的坐騎長身一禮,沒有多說什么。

  此時大皇子屬下的親兵營早已將昏厥的兩名親兵抬了回去,只等殿下一聲令下,便沖將過去,將使團的人一頓好揍,偏生此時大皇子卻陷入了沉默之中。忽然間大皇子單騎而至,迂行駛到范閑的身邊,微微低下身子,壓低聲音說道:“你這脾氣,我喜歡。但你殺馬不祥。入京后,當心本王找你麻煩!

  范閑嘆了口氣說道:“大殿下,和微臣真的無關,請殿下明鑒!

  大皇子冷哼一聲。他身為皇家子弟,自然是知道虎衛的統轄權,以為是父皇給使團安的保鏢,真與范閑無關,但內心深處依然是極為惱怒。

  “是本宮的意思,殿下若有不滿,不要難為范大人!瘪R車里安靜許久的公主聲音終于再次響了起來。

  此時眾官員才圍了上來,任少安拉著范閑的手,辛其特抱著大皇子的腿。宮里的小黃門死命摸著大皇子的馬韁,禮部尚吹胡子瞪眼,將那些面帶仇恨之色的親兵營罵了回去,另有樞密院的大老充當馬后和事佬,總之是慶國朝廷齊動員,將大皇子與圍了當中,化干戈為玉帛,化戾氣為祥和。

  這多的官員圍了過來,使團與西路軍的沖突自然只好罷了。不然動起手來,不然真傷了哪位老人家,那就等于是不給朝廷面子。

  朝廷是什么?不是三院六部四寺。而是面子,所有臣子的面子。

  正此時。城門處遠遠看著這邊似乎發生了什么,終于有了反應,一騎挾塵而至,問了半天才弄明白,原來是使團提前到了,與大皇子爭道,這等大事哪里是下屬們能夠處理的,趕緊回報。

  此時雙方都爭起了性子,縱使范閑再想退,那馬車里的公主,使團里的文官們也不想再退,硬是要比大皇子先進城不可。

  但大皇子今日窩窩囊囊死了兩匹馬,落了好大一個面子,若不是知道虎衛是父皇親信,絕不是一個臣子可以支使,不然早就下令亂槍開道。但此時他也被激起了脾氣,哪里肯讓使團先進城,什么狗屁公主,你將來還不是要給本王端洗腳水的貨色!

  爭執不下,被眾位朝廷官員抱腿的抱腿,攔馬的攔馬,這架自然是打不成了,于是只好玩些口舌上的官司,但那些西路軍的將士打仗或是厲害的,打起嘴仗來,又如何是使團里這些擅長詭辯之術外交官員的對手,從朝廷規矩到兩國邦誼,從陛下圣心到官員顏面,漸漸的大皇子那邊落了下風,卻是十分強硬的將官道堵著,不肯讓使團先進。

  一輛明黃色的車駕,便在慶國開國以來,整個朝廷最熱鬧的一次菜市場撒潑聲中,緩緩駛近了事故現場。

  終于有人發現了,趕緊住嘴不語,而此時范閑早就已經退了出去,湊到言冰云的馬車旁邊不知道在說些什么,得了言冰云的提醒,也馬上發現了這輛車駕,趕緊迎了上去,整理官服,跟著身邊的那些官員,行了大禮。

  “拜見太子殿下!”

  太子本來依著陛下圣旨,在城門口處準備迎接大皇子返京,哪里知道這里竟然鬧得如此厲害,沒辦法,只好屈尊親自前來調解。

  見是太子來了,大皇子也不敢再放肆痛罵,趕緊下馬,帶著盔甲走到太子車駕之前,便要跪拜。此時太子卻已經是下了車駕,趕緊攔著,硬是不讓他跪下去,嘴里還不停說道:“大哥,你在甲胄在身,不須行此大禮,更何況你是兄長,怎能讓你拜我!

  大皇子的性情還真是直接,太子說不讓拜,他便不拜,直起了身子,取下了頭盔。身旁太常寺與禮部的官員雖然在心里嘀咕著什么,但是人家兩兄弟的事情,既然陛下都不在乎這些禮儀,自己這些做臣子的,多什么嘴。

  太子望著兄長的臉頰,有些動情說道:“大哥長年在外為國征戰,這風吹日曬的,人也瘦了!

  大皇子笑著應道:“這有什么?在外面跑馬也算舒爽,你也知道,為兄不喜歡在府里呆著,悶不死個人。這不,如果不是奶奶一定要我回來,我恨不得還在外面多呆些日子!

  太子責怪道:“不止皇祖母,父皇皇后,寧紀,還有我們這些兄弟,都想你早些回來!

  大皇子斜乜著眼看著范閑一眼,說道:“只怕有些人不想我早些回來!

  太子見他面色不豫,問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卻不由哈哈笑了起來,這笑聲有些古怪,那些大臣們也不知道太子是在玩什么玄虛。只見太子輕輕招了招手,令范閑過來,責問道:“是你與大殿下爭道?你可知這是重罪!

  范閑笑了笑,解釋道:“臣哪有那個膽子,是北齊大分主殿下一路遠來,睡上又染了些風寒,實在是禁不得城外再等了!

  太子微微頜首,又攜著大皇兄的手走到那輛馬車旁,輕聲致意,這才回過身來,對大皇兄笑著說道:“你也別與這些臣子計較,再說你這兩年不在京中,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想來也不知道范閑,來來,本宮給你介紹一下!

  范閑與太子其實根本沒有怎么見過面,但見太子此時溫和表情,知道對方是要在眾官面前顯示與自己的親密友好關系,于是滿臉微笑走上前去,對著大皇子行了一禮:“臣太學奉正范閑,見過大殿下!

  “你是四品居中郎!碧迂煿值溃骸霸趺窗炎约旱墓俾毝纪!

  范閑苦笑著搖搖頭:“這一路北上南下,實在是有些糊涂,請太子恕罪!

  太子輕聲對大皇子說道:“范閑如今在幫院長大人的忙!

  “這我是知道的,監察院提司,好大的官威啊!贝蠡首永湫φf道。

  太子笑著打圓場:“罷了罷了,就算不看在我的面上,看在晨丫頭的面上,你也不能和他治氣,話說小時候,你與晨丫頭可是極好的……說來說去,范閑也是咱們的妹夫,都是一家人,你生的哪門子氣!

  大皇子冷哼一聲,看著有些拘謹的范閑:“我生的便是這門子氣,晨兒在宮中那是眾人手心的寶貝,居然就嫁給這么個娘娘腔,看著便是惱火!成婚不到半年,居然就自請出使,將新婚妻子留在府里,如此心熱權財,怎是晨兒良配!”

  范閑苦笑不已,這才知道自己完全搞錯了方向,原來爭道確實是家務事,但卻不是大皇子與將來的皇妃間的家務事,而是這位皇子與自己這妹夫間的家務事。

  


 
“家鄉味?南果梨杯”征文啟事
關于征集《修齊治平金句選釋》稿件的通知
“新時代文學理論與創作實踐”征稿啟事
中國作家劍門關文學獎長期征稿
《北京青年報》頤和苑版征稿啟事
“喜迎建黨一百年” 遵義市小說創作大賽征稿啟事
第十屆“周莊杯”全國兒童文學短篇小說大賽征文啟事
第十二屆中融全國原創文學大賽暨第四屆上海市大學生原創文學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本月截稿)
首屆少兒科幻星云獎啟動
第二屆全國主題征文大賽開始了
第十八屆中國微型小說年度獎開啟申報!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錢潮杯”首屆青年創意家·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第六屆“端陽節賽詩會·美麗民勤”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第六屆全國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首屆主題征稿大獎征文啟事
第十一屆“我的讀書故事”征文活動啟動
第二屆世界華語文學作品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更多...

老舍

陶行知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5G之外,中國還隱藏著一個千億市場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