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作家網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作者: 來源:中國作家網  本站瀏覽:39        發布時間:[2020-05-22]

  

  1

  從家開車到越劇團,大約需要二十分鐘。車子一發動,余展飛身體有感覺了,興奮了,柔軟了。不是柔軟無力,是柔韌,充滿力量,躍躍欲試。同時,身體里好像有股水在流淌,可比水要綿柔,幾乎要將身體溶化。很輕又很重。很淡又很濃。他很享受。

  越劇團有兩個排練廳,一大一小。他直接去小排練廳。不用事先聯系,更不用打招呼,他知道,團長舒曉夏已經在小排練廳了。一打開車門,一陣音樂涌進耳朵,那是鑼鼓聲,是密集如萬馬奔騰的行板。一聽那聲音,身體立即又起了不同反應。這次是熱烈的,是滾燙的,是奔放的,他幾乎要摩拳擦掌了。他聽見身體里有開水沸騰的咕嚕聲,那是身體被點燃的聲音,他要綻放了。他知道,那是《盜仙草》選段,是越劇里難得的武戲,特別有挑戰性,讓他神往,令他癡迷。他都快恍恍惚惚了。

  他進了排練廳,果然,舒曉夏已經化好裝,正在廳里踱來踱去。她看見余展飛進來,朝他看一眼,那眼神是急不可耐的。兩人直奔化裝間。

  這是余展飛的習慣,也是他的態度,即使是排練,即使排練廳里只有他們兩個人,他也要化裝,也要穿上戲服。他不允許馬虎,一點也不行。

  舒曉夏給他化裝,他們都沒有開口說話。他們不需要。幾十年了,只要一個眼神,一個微小動作,便可以領會對方的意思。什么叫心意相通?這就是。什么叫心有靈犀?這就是。而且,余展飛聽了進來之前的伴奏音樂,已經知道晚上排練的內容,沒錯,還是《盜仙草》選段。

  他和舒曉夏第幾次排這個戲了?起碼有幾千次吧,甚至更多。

  裝化完了,舒曉夏幫他穿上戲服。他晚上扮演守護靈芝仙草的仙童,是短打扮,頭上扎著一條紅頭巾。在正式演出的戲文里,守護仙草的仙童是四個,兩個先出場,跟白素貞對打。被白素貞打敗后,去后山請兩個師兄出來。白素貞最后不敵,口銜仙草,被四個仙童架住。這時,仙翁出場,放她下山救許仙。

  他們晚上練雙槍。這是《盜仙草》里很重要的一場武打戲。當然,雙槍幾乎是所有中國戲曲里的重要武戲,也是最基礎的武戲。正因為基礎,要練得出彩不容易,太不容易了,幾乎所有武生都會的動作和技術,大家都很熟練,都想做得出彩,怎么辦?辦法只有一個:創新。沒錯,只有做出別人不會做的高難度動作,只有做出別人不會也沒想過的精彩又優美的動作,只有做出驚險又與白素貞冒死精神相協調的動作。難,太難了。但可能性也正在于此,吸引力也正在于此,激發創新的動力也正在于此。一般情況,白素貞和仙童都是先拿拂塵出場,然后是劍,再是雙槍,最后是空手搏斗?帐植返碾y點在翻跟斗,每個仙童翻跟斗都是不同的,都有講究,第一個是前空翻,第二個是側空翻,第三個是后空翻,第四個是前空翻加后空翻?辗际沁B續性的,有連翻三個,也有連翻六個,身體是否挺直,動作是否干凈,很考驗人的。雙槍是《盜仙草》里的重頭戲,是重中之重。一般的演出,白素貞和四個仙童各拿雙槍,打斗到激烈處,四個仙童圍著白素貞,將手中雙槍拋向中間的白素貞,白素貞要用腳板、膝蓋、雙肩和手中的雙槍,將來自四面八方的槍,準確又利索地反挑回四個仙童手里。這里面有連續性,又有準確性,還要控制好力量和弧度,差一點點都不行。而且,八桿槍要連貫,要讓觀眾眼花繚亂,要行云流水。既要武術性又要藝術性,要升華到美的高度。這太難了。

  舒曉夏將伴奏音樂調整一下,跳過前面舞拂塵和舞劍的段落。直接到了耍槍花。那槍是老刺藤做的,一米來長,兩頭都有槍尖,中間涂得紅白相間,槍尖綁著紅纓,行話叫花槍。他們每人兩根花槍,先是象征性地比畫幾下。戲曲的靈魂之一就是象征。

  隨著鑼鼓聲密集起來,他們站到排練廳中間,耍起槍花?床怀鏊麄兩眢w在動,其實他們全身在動,他們身體很快被手中的槍花覆蓋。他們的槍先是在身體左右畫著圈,手臂不動,手腕隨著身體扭動,鑼鼓聲越來越密集,槍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紅白相間的花紋這時變成紅白兩道光芒,兩道光芒最后連在一起,形成一道彩色屏障。從遠處看,排練廳中間的余展飛和舒曉夏不見了,只有兩個彩色球體,紋絲不動,卻又風起云涌。

  耍完槍花之后,他們練挑槍。余展飛投,舒曉夏挑。這是余展飛和舒曉夏的創造,他們不是一根一根來,而是八根。余展飛將八根槍一起投過去,舒曉夏用腳尖、用膝蓋、用肩膀、用槍將八根槍反挑回來?简灩αΦ氖,余展飛八根槍是同時投過去的,而舒曉夏卻要將八根槍連續挑回來,八根槍要形成一排,在空中劃出一個優美弧度,像一道彩虹。練了一段時間后,反過來,舒曉夏投,余展飛挑。這種挑槍,整個信河街越劇團只有他們兩個會,估計全天下也只有他們兩個會。

  2

  父親余全權是信河街著名的皮鞋師傅,綽號皮鞋權。他在信河街鐵井欄開一家店,做皮鞋,也修皮鞋。他長期與皮鞋打交道,皮膚又黑又亮,連臉形也像皮鞋,長臉,上頭大,下巴尖,張開的嘴巴像鞋嘴。對于余展飛來講,父親最像皮鞋的地方是脾氣。皮鞋有脾氣嗎?當然有。皮鞋最突出的脾氣就是吃軟不吃硬,它不會遷就穿鞋的人,不能跟它“來硬的”,必須順著它的性子來,要尊重它,要呵護它。但它又是感恩的,懂得回報。誰對它好,怎么好,對它不好,怎么不好,它是愛憎分明的,也是錙銖必較的。擦一擦,親一口,它會閃亮。不管不顧,風雨踐踏,它就自暴自棄了。它對人的要求是嚴格的,甚至是嚴厲的。它不會主動選擇人,但會主動選擇對誰好。不是一般的好,而是全心全意,甚至是合二為一,它會將自己融進人的身體里,成為身體的一部分。

  父親就是這樣的脾氣。每一雙經過他修補的皮鞋,都有新生命,是一雙新皮鞋,卻又看不出新在哪里。他做的每一雙皮鞋,看起來是嶄新的,穿在腳上卻像是舊的,親切,合腳,就像冬夜滑進了被窩。

  從皮鞋店到皮鞋廠,是父親的一個改變,也是皮鞋對父親的回饋。那一年,余展飛已經當了三年學徒,理論上說,可以出師單干了。實際情況也是如此,余展飛覺得技術已經超過父親。

  也就是這一年,余展飛“認識”了舒曉夏。農歷十月二十五,信河街舉辦物資交流會,越劇團接到演出任務,將臨時舞臺搭在鐵井欄,就在皮鞋店對面。那天下午演出的劇目是《盜仙草》,舒曉夏演白素貞。

  余展飛不是第一次看越劇,也不是第一次看白素貞《盜仙草》,他以前看過的。也覺得好,咿咿呀呀的,熱鬧又悠閑,真實又虛幻。但那種好是模糊不清的,是不具體的。說得直白一點,就是舞臺上的白素貞跟他沒關系,沒有產生任何聯想和作用。但這一次不同,他被白素貞“擊中”,迷住了。她一身白色打扮,頭上戴著一個銀色蛇形頭箍。她的臉是粉紅的,眼睛是黑的,眼線畫得特別長,幾乎連著鬢角。美得不真實,驚心動魄。余展飛突然自卑起來,粗俗了,寒酸了。他無端地憂傷起來,無端地覺得自己完蛋了,這輩子沒希望了。當他看到白素貞和四個仙童挑槍時,整個心提了起來,挑槍結束后,他發現手心和腳心都是汗,渾身都是汗。這是他第一次發現自己的手心和腳心會出汗。當看到白素貞下腰,將地上的靈芝仙草銜在口中時,他哭了。差不多泣不成聲了。他覺得魂魄被白素貞攝走了。

  散場了。對余展飛來講沒有散,他依然和白素貞在一起,如癡如醉,亦真亦幻。他不知不覺來到戲臺邊,來到后臺。他看見了白素貞,不對,是正在卸裝的白素貞。有那么一瞬間,他有失真感覺,卻又覺得無比真實。卸裝之后,舞臺上的白素貞不見了,他見到一個長相普通的姑娘,身體單薄,面色蠟黃,眼睛細小,鼻梁兩邊還有幾顆明顯的雀斑。

  舞臺上下的反差讓余展飛措手不及,讓他驚慌失措。但恰恰是這種反差拯救了他,喚醒身體里另一個自己,他感到震撼,感到力量,更主要的是,他看到了可能——既然她能演白素貞,我為什么不能演?他突然萌生出一個念頭:我要去越劇團,我要唱《盜仙草》,我要演白素貞。

  這個念頭來得兇猛,令他猝不及防。用父親的話說是,丟了魂了。

  但余展飛知道,他的魂沒丟。是被舞臺上的白素貞“迷住了”,也是被現實中的白素貞“喚醒了”。他回到店里,對父親說:

  “我要去學戲,我要唱越劇!

  莫名其妙了。突如其來了。父親沒有放在心上,小孩子嘛,心血來潮是正常的,異想天開也是正常的,怎么可能去學越劇呢?怎么可能不做皮鞋呢?說說而已。不過,父親覺得不正常的是,這個下午,余展飛什么也沒有做,鞋沒有做,也沒有修。他還是那句話:

  “我要去學戲,我要唱越劇!

  父親明白了,這孩子鬼迷心竅了。

  問題的嚴重性在于,接下來,余展飛還是什么事也不做,見到他就說:

  “我要去學戲,我要唱越劇!

  那就是瘋了。走火入魔了。父親不可能讓他去學戲,不可能讓他去唱越劇。父親的人生只有皮鞋,當然,他還做了一件事,就是生下余展飛。對于父親來講,兩件事也是一件事,可以這么說,他也是父親的一雙皮鞋,甚至可以這么說,他從出生那天起,便注定這一生要和皮鞋捆綁在一起,逃不掉的。這一點余展飛知道不知道?他當然知道。實事求是地講,余展飛不排斥父親,也不排斥皮鞋。恰恰相反,他喜歡父親,因為他喜歡皮鞋,也喜歡修皮鞋和做皮鞋。他喜歡父親,是因為父親對待皮鞋的態度,父親沒有將皮鞋當作商品,商品是沒有感情的,而父親對待每一雙皮鞋,無論是來修補還是來定做,都像對待兒子。也就是說,在父親眼中,余展飛和那些修補和定做的皮鞋幾乎沒有區別。余展飛委屈了。確實有一點。但他內心卻是驕傲的,他覺得這正是父親與人不同的地方,他沒有將皮鞋當作鞋來看,而是當作人來對待。這是余展飛喜歡的。余展飛也是將皮鞋當作人來對待的,他跟父親不同之處在于,對他來講,皮鞋是有性別的,是分男女的。這跟男鞋女鞋無關,而是跟皮料有關,跟使用的膠有關,跟使用的線有關,跟針腳的細密有關,最主要的是,跟皮鞋的氣質有關。但是,無論是哪種性別的皮鞋,余展飛都是喜歡的,無論是他做的,還是別人拿來修補的,只要到他手里,他都會讓它們發出獨特的光芒,他會給它們全新生命。

  3

  那一個月里,余展飛只說一句話,其他什么事也不干。皮鞋權先是驚訝,再是憤怒,然后是恐懼,最后是無奈。他懂兒子,就像他了解皮鞋和各道制作工序一樣,不能“來硬的”。他做出了讓步,但也是有條件的,他答應讓余展飛學越劇,但只是業余,主業還是做皮鞋。這就是“以退為進”了。

  余展飛答應了。只要能學越劇,讓他不吃飯不睡覺都行。

  父親找到一個長期在店里定做皮鞋的人,也是父親的酒友,他是信河街越劇團的鼓手。余展飛后來才知道,在劇團里,鼓手地位很高,類似于輪船上的舵手,起掌握方向作用,起控制節奏作用。父親將那個鼓手請到家里喝酒,喝得臉色由白轉紅,又由紅轉白。最后,鼓手捏著酒杯,問他想學什么?余展飛說他想學《盜仙草》,想當白素貞。鼓手一聽就笑了,說:

  “要學《盜仙草》,想當白素貞,在信河街只能找俞小茹老師。俞老師是第一代白素貞,她的學生舒曉夏是第二代白素貞。這事非找俞老師不可!

  余展飛是從這一刻開始,才知道那天演白素貞的演員叫舒曉夏,因為那天演出就是鼓手敲的鼓,他告訴余展飛:

  “舒曉夏現在是越劇團的臺柱子,俞老師已經退居二線,但要學戲,還得找俞老師,姜還是老的辣。再說,舒曉夏不收學生!

  一個禮拜后的一個下午,鼓手帶他去越劇團見俞小茹老師。余展飛記得是直接去排練廳的,一大堆人,有化裝的,更多是沒化裝的。穿什么的都有,穿短打扮的,腰間都用一條紅腰帶扎起來;穿戲服的,比畫著動作,沉浸在各自的情境中。排練廳一片混亂,卻又秩序井然。他第一眼就找到正在排練廳一角的舒曉夏,她穿著白素貞的戲服,臉上沒有化裝。她的裝扮讓余展飛有不真實的感覺,既是白素貞,又不完全是白素貞。他發現,自己特別迷戀這種感覺,似真似假,如夢如幻,虛中有實,實中有虛,腳踏實地,卻又飛在半空。余展飛很羨慕這些演員,他們哪里是在排練?哪里是在演戲?他們就是生活在天宮中的一群神仙,饑食仙果,渴飲瓊漿,生活在各自的想象中,悲歡離合,逍遙自在。這樣的日子才是有意義的,不用考慮柴米油鹽,更不用考慮生意來往,只需要考慮自己和角色的內心。他們就是神仙,是漫無邊際的神仙。他多么希望成為其中一員。

  俞小茹老師穿一件黑色旗袍,燙一個波浪頭,在排練廳走來走去,有時停下來,對某個演員說幾句,或者用手糾正某個動作,偶爾也示范一下。鼓手將俞小茹老師叫到一邊,俞老師顯然已經知道他,笑瞇瞇地問:

  “你為什么要學《盜仙草》?”

  “我要演白素貞!

  “你為什么要演白素貞?”

  “我要《盜仙草》!

  “你為什么要《盜仙草》?”

  “我要演白素貞!

  俞小茹老師一聽就咧嘴笑了,確實是個外行哪。俞老師告訴他,《盜仙草》是《白蛇傳》一個選段,以武戲為主!队魏贰稊鄻颉贰逗侠彙芬彩恰栋咨邆鳌返倪x段,以文戲見長。俞小茹老師當年最拿手的是《斷橋》,其次才是《盜仙草》,余展飛說:

  “我只學《盜仙草》!

  緊接著,他又補充一句:

  “其他戲都不學!

  俞老師沒有覺得余展飛這種思維有什么問題,她覺得蠻正常,而且蠻正確。余展飛不是專業演員,他學戲只是好玩,也可能只是一種寄托。再說了,如果能把一段戲學好,學到精髓,很了不起了。俞老師問他:

  “以前學過沒?”

  “沒!

  “會一點嗎?”

  “我會下腰,就是白素貞用嘴去叼靈芝仙草的動作!

  這一個多月來,余展飛做了一件事,用腦子回憶那天看到的演出,模仿戲里白素貞的每一個動作,他比較滿意的是下腰。

  俞老師說:

  “下一個看看!

  余展飛二話沒說,扎個馬步,一下就將腰“下”去了,而且是以口觸地。他知道自己做得不錯,下腰下得輕松,起腰起得利索,臉不改色,心不跳。站起來后,拿眼睛看著俞老師。俞老師咦了一聲:

  “腰蠻軟的!

  越劇團是不收業余學員的,再說,余展飛已經十五歲,這個年齡才學戲,顯然遲了。余展飛見俞老師面有難色,他說:

  “俞老師,我只想學戲,只想演白素貞!

  俞老師想了一下,說:

  “我給你化個簡妝看看!

  俞老師帶著鼓手和余展飛進了化妝室,讓余展飛在一面鏡子前坐下。俞老師先在他臉上打一層底粉,然后在臉蛋上涂點胭脂紅,最后是描眉眼。描完眉后,俞老師往后退兩步,看了看余展飛的臉,又咦了一聲。這時,站在邊上的鼓手拍起了巴掌:

  “好俊的一張臉。好一個白素貞!

  俞小茹老師最后收下余展飛,當然是看在鼓手的面子上。鼓手說了,俞老師這次“破例了”,以前沒有收過“這樣的”徒弟。

  余展飛后來才知道,俞老師當初答應收下他,一方面是出于鼓手的面子,另一方面也是可憐他,順口允了而已。在她呢,也沒有太放在心上。這些年來,她見過多少學戲的孩子最終還是選擇離去。何況余展飛還有店要照看,家里還有一家皮鞋工廠剛開業。因為余展飛跟父親有約定,皮鞋工廠開業后,父親負責工廠,鐵井欄皮鞋店由余展飛坐鎮,他學戲時間只能在晚上。俞老師心想,這孩子也就是一時心熱,正在興頭兒上呢,來幾次,吃些苦頭,自然知難而退。她也算做完人情了。

  讓她沒想到的是,余展飛是真下了狠心學戲,什么苦都吃。學戲最難的是練基本功,單調、枯燥卻費勁,譬如壓腿、劈叉、踢腿、下腰、扳朝天蹬,哪一項不需要下死功?就拿最簡單的壓腿來說,一般人壓個九十度試試?壓不起來的,即使壓起來,用不了五秒鐘,保準抽筋,是那種不由自主的抽筋,身體就散了。再譬如劈叉,壓腿也可以說是為劈叉做準備的,要將兩條腿劈成一字形。對于一個十五歲的孩子來講,要將腿劈下去,等于將他腿上已經生長出來的筋砍斷,那得多疼?得下多大功夫?但余展飛一句疼沒說,甚至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俞老師讓他練拿大頂,讓他拿三分鐘,他一定拿十分鐘。俞老師讓他拿十五分鐘,他一定拿半個鐘頭。他在店里練,做皮鞋時練,吃飯時練,睡覺也練。這就讓俞老師刮目相看了:這孩子不是一時興起,而是著了魔了?吹贸鰜,他是真喜歡學戲。這個時候,俞老師的想法發生改變了,將余展飛“放在心上了”,對余展飛有了“新的希望”。當然,俞老師沒有將這個想法告訴余展飛,不需要說,也不能說,這是她個人的事,是她和舒曉夏的事,跟余展飛無關,F在,跟余展飛有關了,但他還是不需要知道,俞老師不想讓他知道。

  練完一年基本功后,俞小茹老師才教他真正學戲。余展飛的嗓音又讓俞老師咦了一聲。余展飛平時說話屬于偏柔和的男低音,很男性化的。他居然能變音,最主要的是,發出的聲音不生硬,是很溫和的女低音。太難得了。男生扮旦角,第一是扮相,第二是聲音,他居然能唱出這么真實的女聲。俞小茹老師心里想:是個旦角的料哇。

  4

  拜在俞小茹老師門下,余展飛最開心的事,是能見到舒曉夏,能向她學戲。

  舒曉夏是他師姐,在內心里,余展飛卻是將她當作師傅。沒有拜入俞老師門下前,余展飛在家“瞎練”《盜仙草》中白素貞的動作,模仿對象就是舒曉夏。他腦子里既有舞臺上的白素貞,也有卸裝后的舒曉夏,兩個形象既分離又合一。他記得白素貞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唱詞,甚至每一個眼神。如果要認第一個師傅,那就是白素貞,就是舒曉夏。

  舒曉夏是在排練廳看到余展飛的,知道是俞老師新收的徒弟。她只用眼睛余光瞟了余展飛一眼,立即感覺到威脅:這人不簡單。她感覺到余展飛身上有種“仙氣”,也可以稱為“妖氣”,她能感受到他身上的“執拗”、“一根筋”和“不可理喻”。他是個“瘋子”,是個什么事都干得出來的“瘋子”。藝術需要的正是“一根筋”和“不可理喻”,特別需要“瘋子”的精神和行為。她就是個“瘋子”,為了演戲,她可以什么也不管,可以什么也不要,包括自尊,包括身體,包括生命。她只想成為站在舞臺中央的那個人,只想成為戲中的那個角色。

  舒曉夏對這種威脅不陌生。她曾經給過俞老師這種威脅。當她第一次正式登上舞臺,正式成為白素貞后。她從俞老師眼神看得出來,她是多么哀傷,多么無奈,那是一種被對方逼到懸崖盡頭的怨恨,是走投無路的絕望。這種感覺不是長驅直入的,而是混沌的,是彌漫的,是眼睜睜看著自己枯萎的悲涼。眼睜睜看著自己消亡,卻無能為力。

  她現在感受到來自余展飛的威脅,她覺得,這是俞老師刻意安排的,是專門針對她的。她當然不甘心。她不是俞小茹老師,她不會束手就擒的,為了舞臺,為了舞臺上的角色,她會拼命的。

  必須主動出擊,但不能盲目。一個月之后,排練結束后,她在越劇團門口“無意中”遇到余展飛,她主動打招呼,主動自我介紹,主動約余展飛:

  “有空的話,咱們一起排練《盜仙草》!

  這是余展飛做夢都想的事,只是沒膽子提出來:

  “真的?”

  “當然是真的!彼A艘幌,接著說,“這事不能讓俞老師知道!

  她知道,俞老師是不會讓她接近余展飛的,他是俞老師用來對付她的秘密武器。而她從余展飛眼神看出來,他是愿意接近她的。

  那以后,舒曉夏經常去余展飛的鞋店,打烊之后,余展飛反鎖了店門,一起排練《盜仙草》。

  舒曉夏原來的打算,是想讓余展飛放棄白素貞,那么多越劇劇本,他演什么不可以?扮演哪個角色不行?為什么偏偏要演白素貞?他可以演青蛇,可以演梁山伯,可以演祝英臺,可以演賈寶玉,可以演崔鶯鶯,可以演杜十娘,也可以演穆桂英。想演什么,自己教什么,可是,余展飛說:

  “不,我只學《盜仙草》,我只演白素貞。別的都不學,都不演!

  死心眼了。舒曉夏也是個死心眼,她清楚,跟死心眼的人是沒有道理可說的,講不通的。那么好吧,就學《盜仙草》吧,就演白素貞吧!敖瘫蕖痹谒掷,“方向盤”在她手中,她指哪個方向,余展飛只能跟到哪個方向。也就是說,余展飛始終在她掌控之中,余展飛是孫悟空,她是如來佛,逃不出她手掌心的。

  一接觸,舒曉夏就知道,遇到勁敵了,跟自己相比,余展飛或許算不上戲癡,他不會為了演戲,生命也可以不要,但他絕對是有魔性的,他心里住著一個白素貞,身體里也住著一個白素貞,一遇到白素貞,他就“魔怔”了,不能自拔了,意亂情迷,差不多是神志不清了。他怎么演都是白素貞,白素貞就是他。作為一個演員,舒曉夏明白,這有多么可怕,那等于說,這個演員進入一個特殊空間,這個空間里只有他,只有白素貞,他想怎么演就怎么演,他想演成什么樣就是什么樣,沒人能夠阻止得了。這樣的演員,不是“瘋了”是什么?一個“瘋了”的演員,是什么都可以做得出來的,是無法估量和比較的。有時候,這樣的演員就是個“神”,演什么角色都是“神靈附體”,都是“靈魂出竅”。這一點,舒曉夏是有體會的。

  既然如此,教還是不教?當然教,而且要更認真教。她要做的事情其實也很簡單,就是不讓余展飛“瘋了”,讓他清醒,讓他知道,他是在演戲,他不是白素貞,白素貞也不是他。

  但是,舒曉夏發現,她做不到,只要一接觸到《盜仙草》,只要一接觸到白素貞,余展飛什么也不管了,余展飛不見了,只剩下白素貞,而這個白素貞也不是她通常理解和演繹的白素貞,而是一個陌生的白素貞,一個帶著余展飛濃烈氣息和情緒的白素貞。那還怎么教?

  讓舒曉夏意想不到的變化是,在與余展飛接觸過程中,她的心理和身體發生了微妙改變。只有舒曉夏知道,于她來說,這個變化是翻天覆地的,是史無前例的。她居然對余展飛“動了心”,居然有跟他身體發生關系的念頭和欲望。在此之前,她只對戲里的人物有過這種感覺,對戲里的白素貞,包括對戲里的許仙,她可以以身相許,可以合二為一,她沒想到對余展飛會有這種感覺。但她沒有慌亂,出乎意料地淡定。她對余展飛最初的“敵意”來自他的威脅,當她接觸余展飛之后,和他排練《盜仙草》之后,威脅升級了,變成了壓迫,她發現,一旦成為白素貞,余展飛的白素貞比她更瘋狂,比她更迷離,比她更決絕,也比她更柔情。這種感受很不好,是被壓擠和束縛卻沒能力掙脫的感覺。這讓她喪氣。在演戲方面,她從來沒有喪氣過,也從來沒有服過誰。她是最好的。她演的白素貞,是真正的白素貞,天下第一?墒,跟余展飛的白素貞一比較,她自卑了,無論是扮相、神態、動作、眼神、氛圍還是唱腔,余展飛的白素貞似人似妖似仙,卻又非人非妖非仙,那是真正的妖孽,光芒四射,攝人心魄。她達不到這個境界。

  她對余展飛“動了心”,還有一個只有她才能體會的原因,這種體會或許只有她這樣的演員才有,她愿意與余展飛合二為一,因為他們都是白素貞,他們本來就是一體的。

  有這個心思后,她才讓余展飛來她宿舍排練。舒曉夏心思不在穿衣打扮上,不講究,但干凈。宿舍卻是“垃圾場”,眼睛看得見的地方,都跟越劇有關:臉譜、盔頭、戲服、拂塵、刀、劍、槍、劇本等等等等。隨意堆放,雜亂無章。有一面墻壁是鏡子,鏡子讓宿舍顯得雙倍凌亂。不過,雜亂無章卻產生出特殊氛圍,即使是兵器,在這里也變得柔和,變得溫暖,變得含情脈脈,變得情深意長,變得真實又夢幻。這里每一件東西都可能幻化成白素貞,至少與白素貞有關。

  他們是在排練中親吻起來的,就在那面鏡子前,他們穿著戲服練下腰,練白素貞口銜靈芝仙草。他們背對背,在鏡子前做成m形,兩張嘴便“銜”在一起了。是舒曉夏主動的,余展飛有過短暫遲疑,很快就熱烈起來。脫下戲服后,又急切地抱在一起,繼續“排練”。

  親吻是什么?舒曉夏理解,親吻是正式演出前的“頭通”,是熱場子,是醞釀,是發酵,是含苞待放,是必不可少的過渡?墒,“頭通”打了一個月,就是喧賓奪主了,正戲還唱不唱?舒曉夏有意見了,覺得余展飛在這方面的勇氣和能力完全不像白素貞,更像懵懂遲鈍的許仙。只能依靠自己了,因為她是白素貞,是完整的白素貞。

  那天晚上,排練結束后,他們跟平常一樣,戲服還沒有脫就抱成一團。在親吻過程中,舒曉夏增加了一個動作,主動探索余展飛身體。慢慢地,余展飛反應過來了,將手伸進她身體。戲服在不知不覺中被脫掉,身上所有衣服不見了,最后時刻來了,當舒曉夏要將身體交出去時,余展飛突然停住了:

  “不能!

  舒曉夏心里一冷,問:

  “為什么?你不喜歡我?”

  余展飛回答說:

  “不是,你知道我喜歡你,但我不能!

  “為什么不能?”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不能!

  余展飛的回答讓舒曉夏不滿意,很不滿意。但沒再問下去,她覺得冷,嘴巴都僵住了。

  5

  俞小茹老師告訴余展飛,以他的天賦,如果一門心思將功夫花在學戲上,將來成就一定超過她,說不定能走出信河街,走上全國舞臺,成為一代名角。但是,她沒有要求余展飛這么做,她說余展飛的任務不僅僅是唱戲,他還有家族責任。最主要的是,她認為戲曲環境變惡劣,看戲人減少,社會關注點轉移到賺錢,能賺到錢才是英雄,才是當家花旦,才是臺柱子,才是“名角”。她感到戲曲行業在走下坡路,而且是一條看不見盡頭的下坡路。這種時候,她怎么可能讓余展飛來做專業演員?她甚至覺得,余展飛根本不應該來學習,他應該跟父親做生意,幫父親把皮鞋廠辦好,賺更多錢。但她也沒有要求余展飛這么做。在這個問題上,她蠻自私的,她覺得遇上一個好苗子了。唱戲是她的事業,她這輩子只做這件事,當然希望這個行業能夠興旺,希望得到更多年輕人關注,更希望有潛質的年輕人投身這個行業,只有這樣,這個行業才有希望,才有未來。

  她用一年時間給余展飛“打基礎”,又花一年時間,將《盜仙草》教給他。是一句唱詞一句唱詞教,一個動作一個動作教。兩年之內,俞老師一直“捂著”他,沒讓他“亮相”。其實也不是完全“捂著”,俞老師每周會帶他去一次劇團排練,跟他配戲的演員,都是俞老師特意叫來的。他演白素貞,不能總是一個人對著空氣比畫,要考慮和四個仙童配合,要有默契,特別是挑槍那一段,差一分一毫都是不行的。

  他第一次在劇團正式登臺,是兩年后的匯報演出,聽說信河街文化局局長也來“觀摩”。俞老師安排他演《盜仙草》。他在排練廳和四個年輕演員對戲也很正式,都有化裝和穿戲服,畢竟只是排練。匯報演出不一樣,雖是內部觀摩,但所有觀眾都是內行,都帶著挑毛病的眼光,還有領導坐鎮。其實是考試,是大閱兵。

  余展飛沒有緊張,恰恰相反,他內心是迫不及待的興奮。他不是劇團的人,沒有考試壓力。更主要的是,他知道自己演白素貞時,舒曉夏就在臺下。他一直想讓舒曉夏看看自己在舞臺上演的白素貞,他想讓舒曉夏知道,自己演的白素貞是從她那里來的,她演的白素貞,改變了他的人生,他原來的生活除了皮鞋之外還是皮鞋,他看到的和想到的都沒有離開皮鞋。是她演的白素貞幫他打開一扇大門,讓他看到,除了皮鞋,他的生活還有夢想,而且是一個只有他看得見摸得著的夢想;蛘呖梢該Q一句話,她演的白素貞讓他突然從現實生活中飛起來,讓他看到原來沒有看到的東西,那些東西是他以前沒有想過的。

  在他演出之前,是舒曉夏,她演的也是《盜仙草》。舒曉夏上臺時,余展飛在候臺。他站在舞臺右側,一直盯著舞臺上的白素貞。這是完全不同的體驗。他上一次是站在臺下看臺上的白素貞,那時的白素貞是遙遠的,是虛幻的,是可望不可即的。這次不同了,他在舞臺上,他能感覺到,自己就是白素貞,他和舞臺上的白素貞是相通的。他能感受到白素貞每一個動作、每一句唱詞,更能感受到白素貞內心的愧疚、悲傷和決絕。

  確實是不同了。他離白素貞更近了,甚至就是白素貞。他也覺得離舒曉夏更近了,因為舒曉夏已經和白素貞合為一體。

  輪到余展飛上臺了,他依然停留在剛才的情緒里,他已經盜到仙草,飄飄蕩蕩回去救許仙。是鑼鼓聲提醒了他,讓他重新回到舞臺,哦,他又回到峨眉山,再盜一回仙草。余展飛不見了,舒曉夏不見了,舞臺不見了,舞臺下所有人,包括俞老師也不見了。他現在就是白素貞,白素貞現在只有一個目的——盜了仙草回去救許仙。白素貞更哀傷了,也更決絕了。白素貞一邊擔心許仙的生命安危,一邊擔心能否盜到仙草。但她內心是堅定的,是沒有回旋余地的,必須盜回仙草,必須救活許仙。這事沒的商量。

  隨著鑼鼓聲,白素貞使用了“蓮步水上漂”。她確實是“漂”上去,騰云駕霧,晃晃悠悠,卻又風馳電掣。在舞臺上轉了小半圈,又回到右側,她一抬頭,開口唱道:峨眉山。她能感覺到,這聲音是一支射向峨眉山的利箭,穿破云霧,不達目的絕不回頭。

  一上臺,余展飛就忘記了音樂,他不需要音樂,他要的是仙草。音樂似乎又是存在的,變成一種提醒,讓他不斷向前、不斷飛翔的提醒。

  回到臺下,余展飛依然沉浸在那種情緒和情節之中,白素貞口銜仙草,飛向家中的許仙。他似乎聽到舞臺下巨大的掌聲,看到俞老師跑到后臺,激動地抱住他,不停地跺腳。

  6

  那次“匯報演出”后,俞老師對他說,文化局同意招他進越劇團,局長特批一個名額。

  進越劇團演戲,是他這兩年來的夢想?墒,當真正要成為專業演員時,當他即將成為真正的白素貞時,他又猶豫了。這意味著,他將拋棄皮鞋店和皮鞋廠。在沒有直接面對這個問題時,余展飛一直認為自己更愿意當一名演員,那是他的夢想?墒,當機會擺在面前,他卻猶豫了,但他不好意思直接回絕俞老師,只好說:

  “我沒問題,我回去問問我爸!

  余展飛記得,聽他這么說,俞老師突然很夸張地笑了兩聲。但是,俞小茹老師那么驕傲的人,后來還是托鼓手去做父親的工作,鼓手和父親喝了一頓酒,回去問了俞老師一句話:

  “你說做生意和唱戲哪個有前途?”

  俞小茹老師再沒說什么;蛟S,她已經想通了,或者,是絕望了。她在那一年提前辦理了退休手續,與人合伙成立一家演出公司。

  也是那一年,余展飛進入父親的皮鞋廠,父親抓生產和管理,他負責采購和銷售,父親主內,他主外。他向父親提出要求,在工廠頂樓要了一個房間,裝修成排練廳。下班后,他會去排練廳待一兩個小時,有時更長。

  也就是那一年,余展飛和舒曉夏開始每周一次排練,他們只排《盜仙草》。

  他們兩人演的白素貞是同一個白素貞,卻又是不同的白素貞。舒曉夏的白素貞顯得堅毅,甚至剛毅,眼神、動作和唱腔都顯示出堅硬的力量,這種力量是擲地有聲的。余展飛的白素貞是柔軟的,甚至是哀怨和哀傷的。他的白素貞顯示出另一種力量,是冰下流水的力量,看不見,但能夠感受,那種感受讓人憂傷,憂傷是一種無法言說的力量,特別“摧殘”人。說不清兩個白素貞誰更出彩,堅毅和柔軟都能打動人。

  皮鞋廠發展是飛躍式的,從剛開始的三十個工人,增加到三百個,然后又增加到三千個。余展飛的職務也在發生變化,從科長升到副廠長。皮鞋權不管生產管理了,只抓技術。

  舒曉夏憑《盜仙草》參加省文化廳戲曲比賽,她挑槍的動作設計打動了所有評委,拿到一等獎。這是信河街越劇團幾十年來第一次拿大獎,半年之后,舒曉夏被提拔為副團長,成了“有級別”的人。

  兩個人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齡。這幾乎是順理成章的事,一個搞經濟,一個搞藝術,還有比這更般配的結合嗎?不可能了嘛。

  余展飛也是這么想的,他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他知道舒曉夏喜歡自己,而且,他也知道,舒曉夏沒有別的人選。以前沒提出來,是因為他沒想過結婚的事,他想舒曉夏也是。結婚看起來是人生大事,但在決定婚姻上,往往是一剎那,甚至是草率的。

  余展飛想結婚,是因為父親想他結婚,父親對他說:

  “我老了,這個攤子要交給你,希望你早點成家!

  余展飛沒有當面答應父親,但也沒有反對。那就是可以商量的意思了。他找誰商量?當然是舒曉夏。

  周一晚上,他們在皮鞋廠頂樓結束排練后。初秋的晚上,天氣還沒有涼下來,即使開著空調,兩個小時排練下來,也內衣濕透。他們脫了戲服,坐在鏡前卸妝,余展飛突然對舒曉夏說:

  “嫁給我吧!

  舒曉夏手里拿著卸妝濕巾,轉頭看著余展飛,一臉驚訝:

  “為什么?”

  她這么問,輪到余展飛驚訝了:

  “你不愛我嗎?”

  舒曉夏停頓了一下,點頭說:

  “我愛你!

  余展飛松一口氣:

  “那就對了,你愛我,我也愛你,我們結婚!

  舒曉夏這時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他,然后,緩緩地搖搖頭:

  “不,你不愛我。你愛的不是我!

  余展飛從鏡子前跳了起來:

  “怎么可能?我還不知道自己愛的是誰?”

  舒曉夏很鎮定,面無表情地說:

  “你愛的是白素貞,是舞臺上的白素貞,而不是現實中的我!

  余展飛俯視著舒曉夏的眼睛,很肯定地說:

  “我當然愛舞臺上的白素貞,同時也愛現實中的你!

  “騙人!笔鏁韵难鲆曋,“如果你愛現實中的我,為什么不能和我上床?如果你愛現實中的我,為什么要和我爭演白素貞?你愛的是白素貞,一直是白素貞。白素貞就是橫亙在我們之間的峨眉山,無法逾越的峨眉山!

  余展飛突然打了個哆嗦,一股冷氣從頭頂傾瀉下來,立即覆蓋全身。他想否認,可是,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什么話也說不出來。

  7

  皮鞋權退居二線了。他這么做,當然是對余展飛放心,除了唱戲,他對余展飛確實放心。他是滿意的。一切按照他的設計推進,唱戲只是小插曲,開次小差而已,他最后不是選擇回皮鞋廠了嗎?誰還沒有個開小差的時候呢?同時,他又對余展飛不放心,除了皮鞋廠,只剩下唱戲,連婚姻都耽誤了,這讓他焦急,也讓他傷心。但他能下命令讓余展飛娶妻生子嗎?這不是工廠趕訂單,他沒辦法親自“上馬”,只能商量,只能提議,只能干著急。他提議多次,余展飛表面上答應“好的好的”,卻沒有實際行動。他知道余展飛和越劇團的舒曉夏關系密切,也委婉對余展飛說過:

  “我看小舒這人還行!

  余展飛點頭說:

  “是的是的!

  表明態度了,方向也指明了,余展飛還是按兵不動。他按捺不住了:

  “你和越劇團的舒曉夏到底在搞什么鬼?這樣不明不白拖著算什么?”

  余展飛裝傻:

  “我們關系很好啊,她是我師姐啊!

  心力交瘁了。皮鞋權決定將皮鞋廠交給余展飛,不管了,沒個盡頭。遲早要跨出這一步的。

  父親退休后,余展飛覺得最大好處是可以無拘無束排練。但余展飛是不會“亂來”的,所有排戲都在工作之余。他覺得很好,每天充滿期待,精神和身體都是飽滿的。一想到晚上可以和舒曉夏排練,他就覺得這一天是美好的。

  舒曉夏當上越劇團團長后,余展飛想出資裝修越劇團排練場所,舒曉夏不肯。她知道余展飛有錢,也是真心實意,但她不愿。她打報告給文化局,局里撥?钭屗b修。

  裝修之后,多了一個小排練廳,余展飛和舒曉夏有時將排練移到小排練廳。

  余展飛“主政”皮鞋廠后,做了幾個“大動作”:第一是改廠名,將原來的“皮鞋佬”,改成“靈芝草”;第二是將工廠改成集團公司,工廠名字帶有計劃經濟痕跡,而公司是市場經濟產物;第三是花十年時間,在全國各地開出五千家專賣店,他讓“靈芝草”開遍各地;第四是“靈芝草集團公司”上市,敲鑼當天,他個人市值三十三億。

  在“上交所”敲鑼當天,余展飛特別邀請俞小茹老師、鼓手和舒曉夏作為嘉賓。他親自上門送請帖,鼓手看到請帖里注明“正裝出席”,一臉誠懇地問:

  “中山裝算不算正裝?我只有一套中山裝!

  余展飛一聽就笑了:

  “你穿法海的袈裟也是正裝!

  俞老師現在老年大學教越劇。余展飛約好去她家送請帖,她問余展飛都邀請了誰?余展飛說邀請了越劇團的鼓手和舒曉夏。俞老師沉默一會兒,說老年大學教學蠻忙的,每天都有課呢。余展飛說舒曉夏有演出任務,去不了。她聽了之后,改口說:

  “我去請假試試,學校領導蠻尊重我的!

  舒曉夏確實因為演出沒有參加,但余展飛認為,即使沒有演出,她也不會去。這些年,除了演出,除了越劇團的事,舒曉夏很少拋頭露面。她也很少提俞老師,余展飛倒是提過幾次,她沒有任何回應。余展飛后來就不提了。

  舒曉夏沒結婚。余展飛沒問她原因。他動過再次向舒曉夏求婚的念頭,但沒提出來。

  余展飛沒再提,還有一個原因,他確實很享受和舒曉夏排練《盜仙草》,不但精神滿足,身體也得到滿足。他每天會去公司排練室坐坐。這個排練室是在原來基礎上改建的,規模、設備和越劇團的小排練廳差不多,他有時會獨自唱一段,或者練一陣槍花。有時只是坐坐,什么也沒做。也就夠了。

  父親走得突然,也不算突然。父親身體一直很好,就像他做的皮鞋,經久耐用?赡苁瞧綍r坐多的緣故,有高血壓,也不是很高,低壓一百,高壓一百四十,按時吃“絡活喜”,血壓就“標準”了。他的死跟高血壓沒關系。余展飛覺得父親是“閑死”的,他做一輩子皮鞋,突然不做了,空了。他原來喜歡喝點酒,喜歡喝信河街五十六度老酒汗。他喜歡老酒汗直撲腦門的沖勁,喜歡酒后不斷升騰的幻覺。退休之后,喝酒的念頭也沒有了,他大概覺得“任務”完成了,再活下去沒意思了,也沒意義了。

  父親走時,虛歲才七十,很叫人惋惜。事發突然,更叫人痛惜。

  按照信河街風俗,父親葬禮之后,有場宴請酒席,余展飛想請越劇團來演一段《盜仙草》,他想用這種方式,送父親最后一程。余展飛覺得舒曉夏可能不會同意,越劇團是藝術團體,怎么會在葬禮宴席上唱戲?太低賤了。出人意料的是,舒曉夏居然一口答應。宴請那天,她帶來越劇團全班人馬。

  《盜仙草》安排在宴請尾聲,也是酒至酣處,差不多人仰馬翻了。這個時候,臨時搭建的舞臺上,鑼鼓聲響起來了。很多人知道余展飛喜歡唱戲,喜歡演白素貞,但從來沒見過,大家起哄,讓余展飛來演。一個人帶頭后,幾乎所有人跟著喊余展飛的名字,一邊喊,一邊用手掌或者拳頭拍打桌面。場面“不可收拾”了。余展飛去“后臺”找舒曉夏,舒曉夏化好裝,戲服也穿好了,她看著余展飛:

  “你演不演?”

  其實,聽到鑼鼓聲后,余展飛身上肌肉已經抑制不住地興奮,他感覺肌肉在跳動,在喊叫,在翻騰,發出吱吱聲。舒曉夏這么一問,似乎身體已飛翔在半空,哪有不演之理?

  他坐下來,舒曉夏給他化裝。鑼鼓聲中,他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變幻成白素貞。鏡子里還有一個白素貞,那是舒曉夏扮演的白素貞,兩個白素貞時而分開,時而重合。他聽見演出開始了,兩個守護仙草的仙童上場,幾句念白之后,手持拂塵做著練武動作。他還聽見喊叫他名字和拍打桌面的聲音。又是一陣鑼鼓過后,兩個守護仙草的仙童退場,輪到白素貞上場了。他看了眼扮成白素貞的舒曉夏,她表情穆然,并不看自己。鑼鼓聲催得更急,他不由自主、恍恍惚惚地被舞臺吸引過去。他一身白色打扮,手執拂塵,上身紋絲不動,腳板挪移,飄上了舞臺。舞臺下立即安靜下來,叫喊聲和拍打桌面的聲音戛然而止:哪里還有余展飛的影子?分明就是千年蛇妖白素貞嘛。分明是舍身救夫的白娘娘嘛。太妖怪了。

  余展飛一踏上舞臺,舞臺便成了峨眉山,云霧繚繞,群山巍峨。他現在是她,是白素貞,是上峨眉山盜仙草救夫的白素貞。眼里只有千難萬阻,眼里只有刀山火海,眼里只有靈芝仙草,眼里只有悲傷的希望。

  她先是用拂塵與兩個仙童對打。兩個仙童不敵,向后山退去。

  第二場,手持雙劍與兩個手持雙劍的仙童對打,仙童敗。

  第三場是手持雙槍與四個手持雙槍的仙童對打。她突然感到雙腿發軟,雙手發酸,沉重得抬不起來?陀^原因是:為了父親的葬禮,連續三天,余展飛每天只睡四小時。主觀原因是:白素貞身心俱疲,她長途奔波,又掛念家中許仙性命,筋疲力盡了,她明知打不過四個仙童,卻不甘心就此罷休。她知道,困難還在后頭,還沒到挑槍環節呢,她第一次懷疑自己能否順利完成那套動作。此時,四個仙童將雙槍從她頭頂壓下來,她使雙槍往上一頂,感覺八桿花槍像八座山從頭頂轟然而下,胸中有一口滾燙熱流奔涌而上,被她硬生生咽下去后,這股熱流更加兇猛往上涌,她眼前一黑,幾乎一屁股坐下去。就在此刻,意外發生了,舞臺上突然多出一個白素貞,手持雙槍,飛奔過來,和她并肩而立。

  四個仙童這時圍成一圈,輪番朝她們投槍。兩個白素貞背對著背,將槍盡數反挑回去。舞臺上彩虹飛舞,霞光閃爍,舞臺下的觀眾伸長了脖子,仿佛忘記自己存在。當四個仙童第四輪將雙槍投向兩個白素貞時,她們做出一個令所有人意外的動作——將槍悉數“沒收”了。四個仙童見丟了兵器,慌了手腳,一哄而下。

  舞臺上只剩兩個白素貞。她們舞出的槍花將身體團團包圍住,成了兩個既統一又獨立的球體,發射出一道道讓人睜不開眼睛的金光,既真實又虛幻。

  2019年10月9—22日,于杭州—天津—溫州途中

  2019年10月29日于杭州

  2020年2月25日改定于溫州

  


 
“家鄉味?南果梨杯”征文啟事
關于征集《修齊治平金句選釋》稿件的通知
“新時代文學理論與創作實踐”征稿啟事
中國作家劍門關文學獎長期征稿
《北京青年報》頤和苑版征稿啟事
“喜迎建黨一百年” 遵義市小說創作大賽征稿啟事
第十屆“周莊杯”全國兒童文學短篇小說大賽征文啟事
第十二屆中融全國原創文學大賽暨第四屆上海市大學生原創文學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本月截稿)
首屆少兒科幻星云獎啟動
第二屆全國主題征文大賽開始了
第十八屆中國微型小說年度獎開啟申報!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錢潮杯”首屆青年創意家·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第六屆“端陽節賽詩會·美麗民勤”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第六屆全國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首屆主題征稿大獎征文啟事
第十一屆“我的讀書故事”征文活動啟動
第二屆世界華語文學作品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更多...

老舍

陶行知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5G之外,中國還隱藏著一個千億市場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