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作家網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作者: 來源:中國作家網  本站瀏覽:44        發布時間:[2020-05-22]

  

  1

  車行在山路上。山像一只張開的蚌,夾著一條公路,一條淺水河。

  一女子站在河中,河水沒及她小腿,她褲腿挽起,身體曲成一張弓,臉貼向水面,長發隨水流而動。青山如黛,碧水淺流,夕陽斜照,女子沐浴,一幅迷人的鄉村圖畫,我卻感到脊背發冷,雙腳生寒,畢竟已是初冬時節,空氣中透著寒氣,何況水乎?

  我或許該把她叫上岸。我將車停在路邊。我順著公路旁的坡地,下到河畔。我朝女子喂了一聲,河水撞擊著山石,低吟淺唱,淹沒了我的呼喊。喂——我的喊聲大而悠長,這次她聽見了。她抬起頭來,濕淋淋的頭發貼著頭皮,露出白牙朝我笑,繼而“嘻”的一聲。她的笑刀刃一樣在我身上劃過。

  我毛骨悚然,渾身戰栗,我不讓自己戰栗。我以為看到了水鬼。我是個唯物論者,我說,不,那是一個人,一個癡呆的女子。

  我喊她上岸。我問她的家在哪里,我想把她帶回家。她朝我歪著頭,翻著白眼,眨巴兩下眼皮。我周身雞皮疙瘩驟起。

  河對面是狹長的稻田。它在冬日里是荒蕪的,稻茬像無數的劍,刺向天空,也刺向我。我逃離淺水河,上車,繼續前行。時間不長,我到了楊家蚌。

  我是到楊家蚌村去搞扶貧工作的,我被任命為這個村的扶貧第一書記,任期一年。

  楊家蚌隸屬七里坪鎮。七里坪是革命老區,地理條件所限,那里依然很窮。鎮四面環山,山高崖陡。從這獨特的地理位置,能感知昔日革命者生活之艱苦,當然,也能感知其存在的意義。

  楊家蚌依山傍水。山叫蚌山,因形得名。水是倒水河,河道淺,據說下雨的時候,水流不出去,在山谷漫漲,形成倒流。

  楊家蚌村民都姓楊,我也姓楊,生我養我的那個村莊也都姓楊,這讓我覺得特別親切,像是回家探親。

  2

  需要幫扶人的名單,在楊家蚌村委會的名冊上,幫扶者去挑選。我是最后被安排到楊家蚌的,其實沒得選,早被人選過了,只有“剩男剩女”。我矬子里拔大個兒,選了三戶,一是楊宗府,光棍。另一戶戶主是楊萬才,獨腿,有家,兒子在外打工,四十歲了,未婚,幾乎走進了光棍的系列,女兒遠嫁。

  我的名額是三戶。我突然想起村頭那個在冷水里洗頭的女子,她的笑刺痛著我。

  楊家蚌的村書記叫楊柳村,像一個村莊的名字,不少人把楊家蚌叫楊柳村,鬧出一些笑話。

  我問楊柳村,那個洗頭的女子是誰。楊柳村說,是他的村民,因為愛情受挫,得了精神疾病。

  她也是村里的一個貧困戶,是扶貧對象,上面來結對子的扶貧人士,嫌她是病人,又是女性,都沒選她。楊柳村說,我們只等來個女干部,把她交出去,哪知這次來的,還是男性,看來她還得等。她常到河邊洗頭,冬夏無阻,冬天河水結了冰,她破冰而洗。

  我問,為什么是這樣,總會有什么原因吧。

  楊柳村說,她與她的男朋友,是在倒水河邊認識的。她的男朋友是縣一中的美術老師,喜歡畫畫。那時是夏天,臨近黃昏,那個老師到我們楊家蚌來采風,拿著個木板夾子,畫蚌山,畫倒水河。后來畫她,讓她站到油菜地里畫,一畫就是一下午。不久,他們就處上了。兩年前,他們說要結婚,整個村的女孩子都羨慕她,說她命好,戀上了城里人,眼看就要嫁過去了,那個美術老師突然提出分手,她就崩潰了。

  她為什么要沒完沒了地洗頭呢?我問。

  楊柳村說,她清醒的時候說過,他們分手時,美術老師對她說的一句話是:你的頭發真臟。

  這話對一個女孩子來說,的確很傷人,但也不至于瘋掉吧。我想,我陷入沉默。

  我想幫扶她,她的癡笑刺痛著我。我想讓她像正常女子那樣笑,讓她笑臉如花,我不愿她的癡笑留在我的腦海深處,這會折磨著我。

  她叫什么?我問。楊柳村說,名字好聽,叫楊花。

  我說,楊花能好起來,她只是受了傷,她需要療傷。我這么說是有根據的,我們村一個女孩,被退婚后,把自己關在屋里,上吊自殺,沒死了,瘋了。鄰村一個老光棍,是個理發匠,不嫌她瘋,把她接過去,給她理發,把她收拾得干干凈凈的,不久她就好了,正常了,給那個老光棍生了個兒。

  楊柳村說,她怕是好不了。她中間好過一次,又犯了。她有家族史,遺傳,她爸就是個瘋子。楊柳村說,她爸是知識分子,村里的民辦教師,多年來,一直盼著轉正,眼瞅著這個愿望就要實現,名額被頂了,上面說讓他再等一年,他沒等到,就瘋了。很儒雅的一個人,瘋了之后,就打老婆,把所有的怨氣都撒在老婆身上。老婆受不了折磨,喝農藥,死了,楊花就沒了媽。她爸后來也摔死在懸崖下,也不知是跳崖,還是失足掉下去的,三天后才被人發現,很體面的一個人,摔壞了,好像還遭了野狗撕扯,禿鷲啄食,那樣子,看不得。

  我的心,像塞進一團濕淋淋的破抹布,疲于呼吸。我問,她家再沒別人嗎?楊柳村說,有個姐,出嫁了,上有老,下有三個伢,顧不過來。偶爾過來看看她,幫她拆洗被褥,收拾屋子。

  天暗下來,山的影子黑壓壓的。村部的電燈,在無邊無際的黑暗里,像螢火蟲,努力地放著光亮。

  我在楊家蚌住下來。我脫產參與扶貧工作,按文件,每月在村里不少于二十天,每天在村部指紋打卡。

  來扶貧的干部,大都在老百姓家搭伙住。楊柳村說,你就住村部吧,村部有個計劃生育協會,休息間,里面有張床,你睡那里,不用上村民家,省得惹麻煩。對了,計劃生育協會有現成的醫療床,有成箱的避孕套。他說到避孕套時,朝我揚眉一笑,我卻覺得一點也不好笑。

  村部沒有食堂,我就在楊柳村家搭伙,早晨八塊,以面食為主;中午和晚上各十塊,都是米飯,保證兩個農家菜,逢家里有客人,有魚有肉,不用加錢,算是撿著了。不準喝酒。

  楊柳村的孩子在武漢讀大學。他的女人保持著山里女人特有的家風,做好飯菜,擺到桌上,自己不上桌,去干喂豬掃地的活。我和楊柳村邊吃飯邊談工作。楊柳村說,剩下一戶,你選誰?我說,就楊花吧。楊柳村說,楊花是女同志,不太方便,要不你看看楊德勝。我問,楊德勝什么情況?楊柳村說,六十多了,糖尿病,一個人。我問,也是光棍?楊柳村說,有老婆、兒子,也有女兒,都走了。我問,都走了?這么慘?我以為他說都走了,是死亡。他說,不是的,他的兒子好好的,十八歲那年,不知中了什么邪,就癡呆了,到鄉里縣里治,沒治好。幾年前,他說帶兒子到武漢去看病,兩個人去的,就他一個人回來了。他說他在武漢上了個廁所,出來兒子就沒了,后來聽說,他是故意把兒子丟了。兒可是媽媽身上掉下的肉,當媽的心里怎么過得去。女兒也生他的氣,雖說癡了,也是親哥呀!他的女人就帶著女兒,去了武漢,一邊打工,一邊找孩子。他是死是活,媳婦和女兒都不過問。也不能怪人家,他這事做得太絕。

  我說,我不幫扶他,這種人,我見都不想見。楊柳村說,理解,誰都不選他,那就留給村里吧。他生活暫時能自理。

  我將楊德勝從我腦子里刪除,楊花乘虛而入,我說,還是選楊花吧。

  楊柳村說,隨你,他們需要幫扶,你是來扶貧的,你有選擇的權利。

  我其實沒得選擇。楊花的癡笑刺痛了我。我了解我自己,她的癡笑永遠不會在我眼前逝去,它會一直在我腦子里折磨我,除非她好起來。

  我要讓她好起來,為她,也為我自己。

  一股寒意襲來,我打了個冷戰。才初冬,山里氣溫到底低一些。楊柳村說,咱們農村沒有取暖設備,我們習慣了,你怕是不行,你早早地鉆到被窩里去吧。我說行。楊柳村起身送我,出了他家的屋,一股更冷的夜風襲來。我想起楊花。我問,楊花應該回屋了吧?楊柳村說,回了。自個兒的屋,她還是曉得回的。

  楊柳村好像突然想起什么,停下腳,說,你知道吧?楊花洗頭洗腳的那塊兒,不只是她與她男朋友認識的地方,還是電視劇《鐵血紅安》里的一個外景地,就是衛生隊那幾個紅軍女戰士洗衣的地方,你記得吧?她們還唱了《八月桂花遍地開》。

  《鐵血紅安》我看過,他這么說,我倒有些印象。我說,多么浪漫的地方啊,卻是悲傷的愛情故事。楊柳村說,是啊,想著就心痛。

  我們不再說楊花,接著往村部走。我在計劃生育協會住下,它的前稱是計劃生育辦公室。我打開燈,透過鐵皮柜門上的玻璃,我看到柜里果然如楊柳村所說,都是避孕套,五顏六色。

  3

  天還在黑暗中,我就醒了。其實,我一直半夢半醒。楊花的癡笑,和她在冷水里凍得赤紅的雙腿,輪番在我腦子里出現。雞鳴狗吠,應該是清晨了,只是冬日的天亮得晚。我披衣起床,想出去走走。多年養成的習慣,醒了,就不再睡,再睡,也只是夢,睡不踏實的。而夢,又有幾多是美好的呢?不如在現實里,多做一些事,不受虛幻的夢的纏繞。

  打開門,有狗沖過來,它好像專門在門口等著我這個陌生人。我不得不撤回。無事可做,躺在床上看書。閱覽室的書,沒有能進入我視野的。說好的要少玩手機,百無聊賴,只得靠手機,打發黎明前的黑暗。

  從窗外透過一絲光線,終于盼到天亮。

  我推開門,這次,我以主人的傲慢姿態,挺胸,大跨步。那只狗仰頭望了我一眼,耷拉著尾巴,遠去了。楊柳村走過來。我問,怎么這么早?他說,你也早嗎?他說,不知你睡得好不好,過來看看。

  這是客套話,當不得真。我說,很好。我說,去看看楊花吧。楊柳村說,她的家破爛不堪,進不去人,讓她到村安置房住,她不去。等她到村安置房,你再見她。我說,咱們這就去讓她搬。

  楊柳村疑惑的目光審視著我。他問,你確定要幫扶她?我點頭。他沒有爭辯,讓我跟著他走。他邊走邊說,看看也行,不適合,你再換楊德勝。我不喜歡聽他說楊德勝,一個沒有人性的人。相反,瘋癲的人,往往都是太壓抑,太敏感,太脆弱,太善良,他們把苦痛埋在心里,不愿傷害別人,就傷了自己。

  楊花家的院門是虛掩著的。我們推門而入,見她坐在院子中央,像是知道我們要去,特地坐在那里等我們。楊柳村好像窺探到我的內心,小聲說,你別自作多情,她除了睡覺,做飯吃,到河邊洗頭,就坐在這里等。她不是等你,是等她那個叫陳世桃的前男友。

  楊花站起來,頭發蓬松,較之濕淋淋的緊貼著頭皮,這樣的發型要好看很多。沒了癡笑,一絲驚慌,使她看上去有幾分羞澀。她雙眼皮,雙眸明亮躲閃,像有話想說。她的嘴不大,很秀氣。她整個人偏瘦,像過度減肥的女子。她顯然不是因為減肥,她是營養不良。

  她原來是一個長得不錯的女子。

  作者簡介

  曾劍,湖北紅安人。先后在《人民文學》《當代》《十月》《青年文學》《解放軍文藝》等發表中短篇小說三百余萬字,出版長篇小說《槍炮與玫瑰》、小說集《冰排上的哨所》等。多部作品被《小說選刊》《中篇小說選刊》《新華文摘》等轉載,入選2013、2014、2017中國小說年度精選(排行榜)。獲全軍軍事題材中短篇小說一等獎、中國人民解放軍優秀文藝作品獎。

  


 
“家鄉味?南果梨杯”征文啟事
關于征集《修齊治平金句選釋》稿件的通知
“新時代文學理論與創作實踐”征稿啟事
中國作家劍門關文學獎長期征稿
《北京青年報》頤和苑版征稿啟事
“喜迎建黨一百年” 遵義市小說創作大賽征稿啟事
第十屆“周莊杯”全國兒童文學短篇小說大賽征文啟事
第十二屆中融全國原創文學大賽暨第四屆上海市大學生原創文學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本月截稿)
首屆少兒科幻星云獎啟動
第二屆全國主題征文大賽開始了
第十八屆中國微型小說年度獎開啟申報!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錢潮杯”首屆青年創意家·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第六屆“端陽節賽詩會·美麗民勤”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第六屆全國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首屆主題征稿大獎征文啟事
第十一屆“我的讀書故事”征文活動啟動
第二屆世界華語文學作品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更多...

老舍

陶行知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5G之外,中國還隱藏著一個千億市場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