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作家網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作者: 來源:  本站瀏覽:31        發布時間:[2020-05-22]

  

  吵吵嚷嚷到最后,反正范閑就只是一昧笑著,不見半點囂張,誠懇至極,做足了妹夫的本分,下足了臣子的本錢,讓這四周官員瞧著,誰能想到這爭道得罪人的事情,竟是從他的腦袋里面想出來的。

  范閑這人,天生有一椿好處,俗話叫做蔫壞兒,又算作陰賊之道,背底里得罪人欺負人的事情極愿意干,但明面上卻是極肯讓,這才是真正得好處的做派,就像長公主被他陰了好幾道,言紙逼出宮去,但直到今天也不知道幕后的黑手居然是自己的女婿,還以為這女婿只會忍氣吞聲,還在北方對自己言聽計從,不敢翻臉。

  他始終信奉一條,華麗囂張是好的,但要低調的華麗,悶聲吃豬肉。

  正所謂能動的人一定要動一動,暫時動不了的人,打死他他也不會動。大皇子自然是他目前動不了的人,但今日他卻偏偏要與大皇子爭道,已是大逆平日意趣,自然沒有人知道他這純粹是給宮里那位皇帝老子看的,而性情直露的大皇子,無疑是最好的演戲對象,其中緣由,或許只有陳萍萍那頭老狐貍能猜到一點。

  最后雙方還是在太子的調解下,達成了妥協,使團前隊與大皇子親兵營一同入京,只是此事太不合規矩,將禮部尚氣的不善,讓太常寺的那位任少卿也是滿臉惶恐,這儀仗怎么安排,都成了極大的問題。

  太子瞧著范閑在一旁悶不作聲,心里卻不知從哪里生出幾分痛快,佯罵道:“你也是胡鬧,明明議好使團后日至京。怎么忽然就提前到了,讓朝廷沒個安排,生出這些事來!

  范閑一笑應道:“臣也是急著回家,殿下就饒過這遭。指不定明日還有哪位御史要參我了!逼鋵嵥闹幸沧云婀,數月不見,這位東宮之主的氣色竟是比以往好了許多,那股微微怯懦陰郁已經不在,容光煥發,不知道是得了什么喜事。

  他自然不知道,長公主離開皇宮,返回信陽后,一直壓在太子身后的皇后與長公主兩座大山驟然間少了一座,心緒頓時明朗。加上陛下今年以來也多有慰諭,太子地日子比以前好過多了。

  在一干臣子的心中,總以為太子好過了。二皇子想必心里不會太舒服。但在城門處,眾人看著在棚內準備迎著大皇子返京的二皇子時,卻沒有從這位文雅的貴族臉上看到半絲不妥,反而是他身邊那位年紀幼小地家伙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

  這是皇帝陛下最小的一個兒子,天子一共誕下四位龍子。太子不在位列之中,所以這一位便是一直養在深宮的三皇子,今年才僅僅九歲。此次大皇子遠征回京,陛下欽命京中所有皇子盡數出迎,給足了尊崇,同時也讓這位一直沒有出現在朝臣面前的小皇子,有了第一次正式亮相的機會。

  二皇子牽著小皇子的手,對著大皇子行了個禮。大皇子似乎與二皇子關系不錯,上前一個熊抱,接著揉了揉小家伙的腦袋,粗聲粗氣說道:“怎么長這么高了?”

  小家伙嘻嘻一笑。面露天真神態,回道:“將來要與大哥長一般高,出去打胡人去!

  這位小皇子的生母,乃是范府柳氏的姐妹,轉拐轉彎著算起來,與范閑倒有些親戚關系。但范閑看著這個面相稚美地小皇子,看著他臉上的天真笑容,心里卻咯登一聲,看出對方天真笑容里與年紀完全不襯的一絲自持,不由嘴角浮起了微微笑容,心想本大人自小偽裝天真微羞極品笑起家地,你居然敢在我面前玩這套,真是范門賣笑而不自知了。

  二皇子自然也知道先前發生了什么,苦笑著對范閑說道:“我說妹夫啊,你哪天能少惹些事情出來,我看這整個京都的官員都要謝天謝地了!

  范閑笑容顯得更苦,比加了黃連還苦,解釋道:“實在是北齊公主的意思,安之區區一臣子,哪有這么大的膽子!

  太子不易察覺地皺了皺眉,似乎有些不悅老二與范閑說話時的口氣,淡淡說道:“二哥,儀程未完,還是以官位相稱!

  這話就有些不講理了,先前這位東宮太子叫范閑妹夫倒叫地親熱,此時卻不肯讓二皇子叫。二皇子卻是面色如常,呵呵一笑,應了一聲,卻是湊到范閑身邊壓低聲音問道:“春闈前,讓你回府問晨兒她是怎么叫我的,你倒是問了沒有?”

  范閑這才想起那件事情來,搖頭笑道:“殿下也知春闈里出了什么事,一時竟是忘記了,今兒回府一定問出來!

  二皇子笑了笑,不再多說什么,牽起老三的手,隨著前頭地太子與大皇子向城門處走去。二人說話的聲音雖然小,但依然傳到了大皇子的耳朵里,這位長年征戰在外的皇子不免心中生出諸多疑竇,雖然他也知道范閑的聲名,但畢竟不在京中,所以不知道范閑手中究竟握著怎樣的力量,此時竟愕然發現,不論是二皇子還是太子,在言語間對范閑都是多般懷柔,似乎生怕在場的官員不知道,自己與范閑的關系極其親密。

  區區一個臣子,竟讓兩位龍子如此看重,竟是舍得放下身階,大皇子不禁皺了眉頭,有些不大愉快。

  范閑此時卻是另有想法。他看著前方那三大一小各自服飾不同,明黃夾著素黃的四位皇子,往黑洞洞地城門處走去,一時竟有些恍惚,心想莫非自己將來也有站在那四個兄弟中間的一天?

  京都之秋,清美莫名,高天云淡,初黃樹葉低垂于民宅之畔。不肯倉促就水,街旁流水不免有些寂寞。長街盡頭,遠處宮檐偶露一角,掛于青天之中。盡顯威嚴。

  大皇子的隊伍早已夾著余怒去了,使團的車隊卻是刻意壓了速度,在一干鴻臚專太常寺官員的陪伴下,慢悠悠地往皇宮處走。既然已經入了京都,范閑也不再著急,反正這時候也不能馬上回家,總是得先去宮門處回旨地,所以他終于有了些余暇去看看四周的景色,雖然在京都攏共也不過呆了一年時間,遠不及澹州熟悉。但不知怎的,一入此間,一見四周民宅。嗅著京都里特有的氣味,范閑便覺精神舒爽。

  “大人急著回京,想必是家中有事!彬E馬之旁地馬車中,北齊那位公主殿下的聲音幽幽傳了出來。

  范閑面露微笑,卻沒有回話。心知肚明對方是在刻意結納自己這個看似尋常,實則重要的臣子,但這一路上雙方的感情交流已經做的足夠充分。此時既然已經進京,身邊耳目眾多,還是免了這最后一遭的好,更何況他被對方說中了心思,卻不知如何回答。

  范家如今在京中正當紅,滿宅平安,旁人根本不知道他為什么如此著急。他一催馬蹄,向前數丈,來到言冰云的馬車旁。壓低聲音說道:“你必須帶她走,如果你不想給我惹麻煩的話!

  車中的小言公子搖了搖頭,看了一眼被自己捆的結結實實,但依然用露在外面地那雙熟悉的眼眸??惡狠狠盯著自己的沈大小姐,心里著實不明白,范大人什么時候多了個做媒婆地愛好。他嘆了一口氣,將話題轉開,說道:“大人今日爭道之事,實在大不明智,監察院在皇子之爭中向來持平,大人曾說過,先前耳聞也證實,太子與二殿下對大人均有所期,既是如此,為持平見,也不應該去撩拔大皇子,這與院中宗旨不免有些相悖!

  范閑默然,知道對方說的有道理,身為慶國臣子,尤其是監察院提司,要么永世不與這幾位皇子打交道,既然要與皇子交往,就要一碗水端平,才能不會讓宮中確信監察院不會偏向哪位皇子。

  但他不行,因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不僅僅是臣子那么簡單??在皇子之中有所偏倚,頂多會讓陛下疑心自己在為以后的權力富貴打算,永遠及不上陳萍萍的純忠,但如果自己真地一碗水端平,如此長袖善舞,只怕會讓陛下疑心自己……根本不甘心做個臣子。

  這才是范閑最大的隱懼。

  車隊行至興道坊處,已經不再需要京都府的差役們維持秩序,因為已經來到了較為清靜地官衙重地與官員聚居之所,自然也沒有那么多站在街邊看熱鬧的百姓。此時車隊里的一輛馬車脫離了大隊,悄無聲息地駛進了街旁的一條巷子,隱約可以看見里面有人接著。

  雖說是悄無聲息,但實際上自然有朝官瞧的清楚,但知道使團的組成部分復雜,估計是監察院的院務,再看頭前范提司大人的表情有些嚴肅,所以沒有人敢多嘴相問。

  范閑表情自然嚴肅,因為馬上就要到皇城了,那面朱紅色的宮墻近在眼前。

  一眾使團成員在宮門外等著覆命,皇權威嚴,自然沒有人在儀容上敢放松,只是千里奔波,不免也有些勞苦,候了許久,卻沒有旨意出來,眾臣心里略覺有些不安,但心想此次出使北齊,在那天下典海圖上可是生生為朝廷割了不少地方來,加上范正使又在北齊朝廷那邊露了大大地臉,那一馬車的舊看著不值錢,但想來陛下臉上也該有光才是,怎么會將自己這干人冷落在外。

  宮門外陪著的禮部官員也是漸漸變得不自在起來,而任少安卻是湊到范閑身邊輕聲說道:“這個時候圣上應該在見大皇子,咱們這些做臣子的,自然要多等等!

  范閑笑了笑,沒有說什么,北齊公主的車駕先前已經被宮里的黃門太監領了進去,重要的事情已經辦地差不多了,自己卻是猜到為什么使團被涼在了皇城外面。

  皇城的禁軍冷眼看著宮門外那些面露焦急惶然之色的官員們,臉上沒有一絲表情。而守在宮門處的太監們自然也不會正眼去看。

  不過范閑身份又是與眾不同。尚地是宮中郡主,關鍵是那位郡主是極得寵的人物,而且自身又是監察院的高官,此次出使回國。想來不日便會加爵封賞,所以早有太監搬了圓凳,請他稍事休息。

  范閑一愣,問道:“這合規矩嗎?”

  正說話的時候,一個太監頭子滿臉謅媚地走了過來,一把將他扶到了凳子上,說道:“我說范少爺,奴才可是知道圣上一直疼你的,再說了,千里而回。坐個凳子也是應該!

  “哎喲,侯公公怎么來了?”范閑故作驚訝,面前這位太監。乃是他頭一次隨著柳氏若若入宮時,便見著的那位,知道他與范府的關系極好,所以面上也是露著親熱,而對方刻意稱呼他范少爺。也自然是要將這親熱勁兒擺個十足。

  范閑接著笑道:“我從外面回來,可算是地道窮酸了,今兒可沒得賞!

  侯公公嘿嘿尖聲一笑。壓低聲音說道:“誰不知道范少爺是個點石成金的主兒,更何況將來是要抱金山的!边@老奴還準備討好幾句,卻聽著宮門咿呀微啟,跑出一位太監來傳陛下的口諭,范閑趕緊撤了凳子,與眾官齊齊跪在宮門口。

  不出他地意料,皇帝果然將范閑好生訓斥了一通,不外乎是恃才如何,目無某某。膽大包天,等等等等……又道今日乏了,讓他明日再進宮復命,令司南伯好生管教,重重懲戒,旨意最末卻是將使團大肆嘉獎了一番,矚好生將養,來日定有嘉勉。

  群臣面面相覷,沒料到使團回京第一日便落得這么個待遇,不免有些哀聲嘆氣,但有些狡慧的官員,此時看著范閑卻是心里直打小鼓,陛下口諭里訓斥的兇,但末了卻是什么也沒做,只讓司南伯管教,看來這位范大人,果然圣眷非常啊。

  范閑叩謝領,面上表情有些難堪,心里卻是微微高興,站起身來,一拍屁股,回頭時卻瞧見一位老熟人,原來是如今地宮中禁軍大統領宮典。宮典看見范閑后臉上露出欣賞之色,正準備上來閑話幾句,不料范閑卻是有些無奈地拱手一禮,告了聲歉,縱身上馬,雙腿一夾,馬鞭一揮,便在宮城面前的闊大廣場上馳騁而去,只留下一地煙塵,倏忽間沒有蹤跡。

  宮典一愣,與手下那些侍衛看著遠方那道輕煙發呆,心說雖然沒有明令宮前不準騎馬,但似跑的這般利索的大臣,恐怕范閑還真是頭一個。

  ……

  ……

  秋意不濃歸意濃,院中的事情范閑早就安排好了,而像高達那七名虎衛,自有相關人士來接手,他縱馬于長街之上,迎風而去,也不知跑了多久,終于入了南城,馬蹄聲在范府門口那條石獅時現地長街上響了起來。

  此時已入夜,長街上的各王公大臣府邸的燈籠已經掛了起來,廖廖數對,不怎么耀目,唯有范府門前一片燈火通明,正門大啟,一干長隨護衛門客都站在門外翹首相盼,門內柳氏也是降尊親至,吩咐著丫環婆子們一遍又一遍地熱著茶湯,等著范大少爺回府。

  使團抵達京郊地消息,早就傳到了城內,本以為總要安排儀程,折騰個兩天才能入京,但隔廂府里的大少奶奶卻是冷冷丟下一句:“今兒個必到!,眾人都知道這位如今的范夫人,當年的林小姐不是普通角色,她既然說范閑今日必到,那必是能到,所以眾人才會在這里辛苦候著。

  至于后來與大皇子爭道的消息,此時府中眾人還不清楚,不然不知道該有多擔心,

  “來了!痹缬醒奂獾南氯饲埔娏诉h方馳來的馬匹,紛紛涌下石階,分成兩隊。

  得得響聲中,范閑縱馬而至,翻身下馬,輕輕一腳踢在準備當馬蹬的藤子京屁股上,笑罵道:“你這破腿,甭學那些府里的做派!

  “恭迎少爺回府!眱闪邢氯她R聲喊道。

  范閑笑了笑,沒有說什么。兩步上了石階,接過丫環遞來地熱毛巾胡亂擦了個臉,又接過溫熱合適地茶湯漱了漱口,知道這是必經的程序。也沒有什么好講究的,只是回到府前,看著這些眼熟的下人丫環,心情真是不錯,就連門后那位柳氏地笑容,落在他眼中,似乎也少了往日的算計味道,多了分真誠。

  “你父親在房!绷辖舆^他手上的毛巾,輕聲提醒道。

  范閑點了點頭,忽一皺眉。又搖了搖頭:“姨……”他將姨娘的后一個字吞了回去,微笑道:“我先去瞧瞧妹妹與婉兒,父親那處我馬上就去!

  柳氏知道面前這位大少爺不能用孝字去約束他。只好無奈地點了點頭。

  范閑一入府門,卻看著一個黑胖子沖了過來,不由大驚失色,心想這才幾個月不見,這帳房神童怎么變成小黑鐵塔了。卻也不及相詢,直接喝道:“呆會兒再報帳!我有事要做!”

  范思轍一愣,收住了腳步。罵道:“小爺今天心情好,你若不睬我,我也懶得和你說那些你不懂的帳面話!

  范閑也是一愣,呵呵一笑,不知怎的卻想到城門外看見的那一排四個皇子,伸手從懷里摸了個東西遞給范思轍,笑罵道:“什么帳面話?我看倒是混帳話。你自個兒先去玩去,咱兄弟大老爺們兒的,別玩久別重逢這一套!

  范思轍心里咕噥著。小爺我可不想與你玩什么兄弟情長,這般想著,卻眼睜睜看著范閑進了后宅,心里好生不自在。

  范閑成婚之后,便在范府的后方有了自己的宅子,只是前后兩落本就相通,所以只是一府兩宅地格局罷了,而他與妹妹的感情極好,婉兒又與若若極為相得,所以若若倒是有大部分時間都是呆在這院里。

  而今日自己回來,父親自矜留在房里那是自然,但異常的是,婉兒與妹妹居然都沒有出來相迎,這事情就透著一分古怪,讓范閑加快了腳步,一旁地丫環有些跟不上,氣喘吁吁回著話:“小姐還在,大少奶奶也還在!

  范閑皺了眉頭,心想這話說的真不吉利,這丫環也不知道是誰調教的。

  來到自己的臥室門口,輕輕推門,卻發現門被人從里面鎖著了。范閑一怔之后,竟是不知如何言語,喚了幾聲,卻沒有人回答,他有些莫名其妙,加重力氣拍了幾下門,如果不是尊重妻子,只怕早就破門而入了,過了一會兒,才聽到里面傳來大丫環思思有些不安的聲音:“少爺,少奶奶先睡了,您別敲了!

  范閑眉頭皺地愈發緊了,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千里迢迢趕了回來,婉兒居然閉門不肯見自己。

  他看了一眼門內有些昏暗的燈火,沒有說什么,一揮袖子去了另一廂,這次卻不再敲門,直接推門而入。屋內那位姑娘悚然一驚,站了起來,看清楚來人是范閑之后,眉宇間的那絲淡漠與警惕才漸漸化開,眸子里閃過一絲毫不作偽地喜色,蹲身一福輕聲道:“哥哥回來了!

  范閑看著若若,先前的一絲不愉悅全數化為烏有,溫和笑道:“怎么?看見我回來了,不怎么高興?”

  范若若微微一笑,走上前來,牽著他的袖子領他坐下,說道:“又不是多久沒見著,難道要妹妹大呼小叫,哥哥才肯滿意?”

  范閑無可奈何地搖搖頭,說道:“你啊,總是這般清淡的性子,在我面前也不肯改改!

  范若若笑著應道:“改了還是若若嗎?”說話間姑娘家已經倒了杯茶,小心翼翼地遞到了兄長的唇邊。

  范閑用手接了過來,卻不立刻喝下,反而盯著妹妹那張并不如何妍麗,但是清爽至極的容顏。一時間,房內陷入一種古怪的沉默之中,兩兄妹都是耐性極好的人,,都在等著對方先開口。

  終究是范閑心疼妹妹,嘆了一口氣說道:“你這是何苦?什么事情等我回來再處理就好了!

  范若若面上閃過一絲黯然,知道兄長已經看破了自己的打算。柔聲應道:“正是準備等哥哥回來見上一面,所以才拖到了今天!

  范閑站起身來,直接走到她地閨床之下,拖出一個包裹。又從床后地雜柜里取出一個不起眼的盒子,將盒子掀翻在桌上,幾張銀票,還有幾枝珠釵,幾粒碎銀子落到了桌面上,當當作響。他皺著眉頭看著桌上的這些事物,說道:“離家出走,就帶這幾樣東西……是遠遠不夠的!

  范若若沉默片刻后,從袖子里取出一把防身地匕首。

  ……

  ……

  范閑又氣又樂又是心疼,望著妹妹說道:“你一個千金小姐。哪里知道人世艱險,就算你不想嫁人,這般貿貿然離家出走。不想想父親心里該是如何擔憂,還有我呢?你怎么不想想哥哥我的感受!

  范若若低著頭,一雙手緊緊地抓著袖角,沉默半晌后說道:“父親幾時真的看重過我?至于哥哥……難道哥哥忘了,是你從小教我。要我學會掌握自己的命運,尤其是婚姻這種事情,一定不能由著家中安排!

  范閑啞然無語。在這個世界上,官宦家的小姐們哪里會有這等離經叛道的想法,更不用說是準備付諸實踐,妹妹之所以敢于勇敢甚至有些魯莽地準備逃離,還不是因為自己從小就給她講那些故事,在信中教她做人的道理??難道這梅表姐講多了,女覺新就真的準備覺醒了?

  他有些不安地拍打著桌面,實在不知道自己當年的所作所為,會給妹妹帶來些什么。畢竟這個世界和那個世界是截然不同的,與眾不同地想法,有可能是一把會傷到自己的匕首。他忽然抬頭無比溫和說道:“可是包辦也不見得都是壞事,你沒有與弘成相處過,又怎么知道日后的婚姻會不幸福?”

  范若若依然低著頭,語氣卻沒有絲毫松動:“妹妹自小就認識世子,自然清楚地知道,我不喜歡他!

  這話如果讓外人聽去了,只怕會嚇個半死,堂堂范府大小姐,居然會這般直接地說出喜歡不喜歡這種事情來。范閑腦中一片混亂,猶自開解道:“也不一定啊,你看我與你嫂子,不也是指婚,現在過地也挺幸福的!

  范若若猛然抬起頭來,帶著一絲堅決與執著說道:“哥哥,不是天下所有人都有你與嫂嫂那種運氣的!

  范閑愣住了,這是他在妹妹的臉上第一次看見對自己的不認同,從小到大,若若每次看著自己時,都是那種崇拜之中夾著欣賞地態度,而這是他第一次聽見若若直接反對自己的意見,不免有些震驚,震驚于妹妹身上發生的些許變化。

  沉默許久之后,范閑臉上地表情由僵硬漸趨柔和,最后竟是朗聲笑了起來,那笑聲里的快意沒有半絲虛假??他確實很欣慰,當年的那個黃毛丫頭終于長大了,終于學會堅持自己的看法了。

  “若若,你信不信我?”范閑微笑看著妹妹,帶著鼓勵的神情。

  范若若猶疑片刻后,也露出了往日那般的恬淡笑容,重重地點了點頭。

  范閑看了桌上的事物一眼,輕輕搖頭笑著說道:“既然信我,就不要玩這些了,我自然會安排妥當!

  自從得知宮中指婚后,范若若便陷入了沉默之中,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如何的大逆不道,而抗旨又會帶來何等樣地禍害,只是從小便被兄長信教育著,這女子的心靈深處早就種下了看似孱弱,實則堅強的自由種子,可是這些想法根本無人去說,她內心深處更是害怕連自己最為信賴的兄長,也會反對自己的決定。

  此時聽到范閑的這句承諾,范若若這一月來的不安頓時化作秋日里的微風,瞬息間消失不見,強繃了一月的神經驟然放松了下來??是啊,兄長回來了,他自然會為自己做主。

  ……

  ……

  兄妹二人分開數月后,自然有些話要講,但范若若看著他的臉色似乎有些怪異,這才想起來此時哥哥如果不是在房與父親說話,便應該是與嫂子在一處,怎么會跑到自己屋里來了?她想到一椿事情,不由掩嘴輕聲一笑,說道:“哥哥,先前你勸我時,不是說你與嫂嫂雖是指婚,可眼下也幸福著,此時卻是如此愁苦,究竟又是為何?”

  范閑心頭一動,心想妹妹與婉兒關系好,自然知道婉兒因何閉門不出,趕緊問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

  范若若極難得地調皮地笑了笑,說道:“這事兒妹妹可不能幫你,你自己去求嫂嫂!

  范閑皺緊了眉頭,心想自己坐的正,行的直,有什么事情需要求婉兒的?正思忖間,聽著外面有丫環喊道:“少爺,少奶奶醒了!

  范閑連連搖頭,他知道妻子是在玩小性子,但婉兒向來是個極婉約可人的女子,怎會與世間那些后院女子一般不識輕重?明知道自己辛苦回家,不迎倒也罷了,卻給自己一個閉門羹吃!

  想到此節,往自己臥房走的他,心頭漸現一絲怒氣。但待他走到門口,聽著里面傳出來的那首小令,卻是火氣馬上消了,反而臉上露出極為精彩的神情。

  那聲音清甜無比,不是林婉兒又是何人,而那小令也是耳熟的厲害。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范閑面色微窘,心想自己用來騙海棠的李清照詞,明明只有北齊皇帝太后與自己二人知道,怎么卻傳到了南方的京都?

  


 
“家鄉味?南果梨杯”征文啟事
關于征集《修齊治平金句選釋》稿件的通知
“新時代文學理論與創作實踐”征稿啟事
中國作家劍門關文學獎長期征稿
《北京青年報》頤和苑版征稿啟事
“喜迎建黨一百年” 遵義市小說創作大賽征稿啟事
第十屆“周莊杯”全國兒童文學短篇小說大賽征文啟事
第十二屆中融全國原創文學大賽暨第四屆上海市大學生原創文學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本月截稿)
首屆少兒科幻星云獎啟動
第二屆全國主題征文大賽開始了
第十八屆中國微型小說年度獎開啟申報!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錢潮杯”首屆青年創意家·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第六屆“端陽節賽詩會·美麗民勤”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第六屆全國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首屆主題征稿大獎征文啟事
第十一屆“我的讀書故事”征文活動啟動
第二屆世界華語文學作品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更多...

老舍

陶行知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5G之外,中國還隱藏著一個千億市場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