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作家網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作者: 來源:中國作家網  本站瀏覽:30        發布時間:[2020-05-24]

  

  工作了20年的老警察,最近頻頻遇到怪事:先是自己的同事雨夜撞上路邊的墓碑,再又目睹有人騎車撞死在墓碑上,后在峨眉山上又遇高僧指點,真真假假,虛實難辨。人至中年,進退倉皇,夢醒后可否迎來轉機?

  警察這個活兒,干上二十年,就落下了職業病,撂不下,因為已經習慣了這種生活和工作的模式,已經干不了別的事情,就只能干警察了。

  我就是這么一個已經進退無路的警察,在省城較遠的一個縣公安局里上班,和很多得了“副科病”的同行一樣,多少年也提不上去,心里怨氣沖天,無奈工作還要積極肯干。有人建議我給領導送禮送錢,我覺得自己還困難著呢,哪有錢去錦上添花呢。我的家在市里,平時住單位宿舍,一周回城里兩次,每次回去了,晚上人精神得睡不著覺,老婆在身邊呼呼大睡,我只能玩手機或者去看電視;早晨我還在呼呼大睡,老婆做好了早飯也不叫我,她和娃吃了就分別上班和上學去了。當然,叫了我也不起來,時間長了也就不叫了。因此,我基本上沒有吃早飯的習慣。

  我之所以養成這種習慣,完全是干公安的職業病,我們白天抓了嫌疑人,晚上審問,我就是從年輕時養成的這個黑白顛倒的生活習慣,在二十年后始終倒不過時差。我那浮腫的眼袋就是證明,熬夜是要付出代價的。晚上審問嫌疑人就是跟嫌疑人在做思想和毅力的斗爭呢,審訊一開始,我在桌上“啪”的擺上兩盒煙,嘴里叼著一根煙,再泡上一杯濃茶,擺出一副要打持久戰的樣子。嫌疑人戴著手銬坐在那里,嘴里干得像沙漠一樣,看著我抽煙、喝茶,內心的防線先瓦解了一道,他已經知道了自己處在不自由的境地了,而且還不自在。我問他招不招,他開始肯定不招,我不打他也不罵他,就跟他聊天,我抽了一根又一根煙,喝了一杯又一杯茶,他卻只能干看著。我白天總是要睡一覺,越到后半夜越精神,嫌疑人又餓又渴,還睡不了,越到后半夜,他的心理防線越薄弱,最后扛不住就只能招了。

  當警察有當警察的樂趣,也有當警察的煩惱,說白了警察也是人,沒黑沒白地干工作,家里照顧不上,有時出差走一二個月,回到家里,和老婆、孩子都有了陌生感。別的先不說了,就說說我的一些奇遇吧。

  一天晚上剛擦黑,天上下著大雨,我在警隊辦公室里正琢磨一個案子,同事小吳叫我到鄰縣縣城去吃狗肉,我覺得下這么大的雨出去不方便,就說:不去了,要跑四十多公里路呢!小吳說:不就是二十多分鐘的路嘛,兩根煙的工夫就到了,那邊的人都在等著了?粗钦\懇的樣子,我不好再駁他的面子,就說:好吧,不要開警車去,惹事呢。小吳說:不開警車,咱有車呢。我換了便裝,出了局辦公大樓,小吳開了一輛霸道越野車在樓門口等著我。我心想,這小子本事還挺大,不知從哪里弄了這么一輛好車。上了車,小吳就啟動車往鄰縣飛馳而去。

  雨下得很大,雨刷器在不停地刮著,我們只能看見眼前五六米的路況,左右和后面都是一片漆黑。我們走的是一條二級公路,自然沒有路燈,路兩邊都是田野和村莊。車行駛在雨天雨地里,孤獨得就像個爬蟲在大地上蠕動。除了偶爾會車外,之后又陷入到無邊的黑暗里。我們是警察,見的世面多,腰里還別著槍,自然不會害怕,只是覺得這雨下得太大了,車行走在路上有點茫茫然。

  突然,霸道車滑了一下,直向路邊的荒地沖去,小吳急忙摘擋踩剎車,可是霸道車已經沖上了一個土堆,好像撞上了什么。我和小吳都嚇得出了一身冷汗,小吳完全嚇蒙了。車停了下來,我下車去查看情況,外面的雨一直在下著,整個曠野就我們這一輛車,兩道白光直照在一座墳墓上。周圍都是墓地。我看見車頭把一個墓碑撞斷了,霸道車前面的保險杠也撞得變了形。這時雨大風急,眼前這一幕相當恐怖,即使是我這個干了二十年警察的人,心里也有點發毛。我急了,拔出腰里的手槍朝天上打了兩槍,槍聲淹沒在嘩嘩的雨聲中,雖然沒有多大的動靜,但卻給我壯了一些膽。我被雨澆得打了個冷戰,沖小吳擺了擺手,小吳把車往后倒了一下,我渾身都被雨淋濕了,趕緊鉆進車,對小吳說:掉頭回去。小吳趕緊掛倒擋,出了荒地,上了公路就加速往回開。我渾身衣服都濕了,脫了上衣,拿起車上的一條毛巾就擦身子。小吳說:哥,那是擦車的毛巾,不干凈。我扔了毛巾,抓起車上的一盒手抽紙就擦臉和身子。我對小吳說:你給人家說一下,咱不去了。小吳就拿出手機給對方打電話,讓人家別等了,趕緊吃吧。

  回到公安局,小吳說:哥,你換一身衣服,咱出去在縣城吃點飯去。我抽上一根煙說:我不吃了,你去吃吧。小吳說:哥,都怪我開得太快,把狗肉給耽擱了,我請你去吃涮羊肉吧。我說:真不吃了,我這里還有一包方便面,一會兒泡了吃。小吳說:那哪行呢,吃方便面沒營養。我說:沒事,你忙去吧。小吳說:哥,那你隨意吧,我趕緊把車送到修理廠去,這車是我跟一個朋友借的,人家還急著要呢。我說:那你趕緊去吧。

  小吳走后,我又抽了一根煙,覺得今天這事也太蹊蹺了,想把剛才的事情給老婆打個電話說一下,又怕嚇著她,心想算了,不說了,說了她肯定會胡思亂想的。這時肚子已經嘰里咕嚕地叫了,我從抽屜里拿出一個碗面,撕開蓋子,往里倒了些開水,泡了三四分鐘,掀開蓋子,拿起塑料叉子吃起來。不知是水不開,還是泡的時間有點短,方便面有點硬,我使勁嚼著把它吃完了,喝了幾口湯,覺得水還是挺燙的,為啥面就泡不開呢?過了一會兒,感覺肚子里才熱乎起來。

  我在辦公室里玩了一會兒電腦游戲。今晚沒有嫌疑人要審訊,我也覺得乏了,擔心被雨淋感冒了,沖了一袋感冒沖劑喝了,就回宿舍睡覺去了。

  第二天,雨過天晴。我仍然對昨晚的事情有些納悶,那條路我們走過無數回了,從來沒見過那里有墳地,怎么就突然冒出一個墳地呢?再說了,作為人民警察,把群眾的墓碑撞壞了,應該主動賠償,如果讓別人找上門來,那就被動了,賠償是必須的,面子上就難看了。這時我的思想也在斗爭,昨晚天下著大雨,雨水早已把車轍、車印沖不完整了,再說那條路上也沒有監控,我們開的也不是警車,完全沒有必要再去想這件事。但是,作為一個人民警察,良知告訴我,做人要有擔當。撞壞了群眾的墓碑,不主動賠償的話,我以后怎么面對莊嚴的警徽,還有啥資格去審問嫌疑人?我從抽屜里拿出銀行卡,去找小吳,對他說:咱昨晚把人家的墓碑撞斷了,應該給人家賠償,咱一起去看看現場,再聯系一下家屬,給人家些賠償吧。小吳看了看我,小聲說:哥,這個事神不知鬼不覺,就算了吧。我說:小吳,人在做,天在看,雖然別人不知道,但是我們自己知道,我們的良心會折磨我們的,賠償了群眾,也就是安慰了我們的良心。小吳還是有些不愿意,他又想了想說:好吧,那我去取點錢去。我說:不用了,修車的錢你出了,賠償墓碑的錢就由我來出吧。小吳說:那咋行呢?碑是我撞的。我說:是咱兩個一起出去的,就應該由兩個人一起承擔,咱還是不能開警車,開個社會車去吧。

  小吳去跟同事借了一輛私家車,出了公安局,我讓小吳把車開到農行附近,下車去取了一萬塊錢,裝在兜里,準備賠償墓碑被撞壞的人家。這一萬塊錢可是我三個月的工資啊,可不管怎么說,是我們碰壞了群眾的墓碑,多少錢都應該賠的。

  我們把車開到昨晚出事的地點,將車停在公路邊,過去查看情況,地上還是濕的,但看不到車轍印。我們下車去看墓碑被撞的情況,以及是誰家的墳墓,卻四處找不到墓地,既沒有墓地,連車轍、車印都沒有。我還找了昨晚我打槍后留下的兩個彈殼,卻什么也找不著。我和小吳四眼相對,我問:小吳,昨晚上是這個地方嗎?小吳說:就是啊,不會錯的,這一條路咱常走的,錯不了。我印象里也應該是這里。我們問了一個過路的當地農民,他說這條路邊沒有墓地,墓地都在較遠處的一個小山丘上。我們聽了后腦勺直冒涼風,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徹底服了,難道我們昨晚是活見了鬼了嗎?既然找不著被損壞的證據,我們就沒辦法進行賠償,也只能打道回府了。

  過了一陣子,在我幾乎要把那件事忘了的時候,又發生了一件事。那天我和同事小王開著警車去辦一個案子,行駛到一個大坡口,看見一個人騎著自行車從坡上飛速地往坡下沖去,我當時就為他擔心,心想別出個啥事情。果然那輛自行車就失控了,騎車人連人帶車撞到坡下地里的一塊墓碑上,上演了一幕車毀人亡的悲劇。我作為一名人民警察,不能見死不救,我和小王下車后,趕緊打122和120,看到騎車人已經沒有了生命體征,我們也為他感到惋惜。交警來了后拍片、詢問情況,我和小王作為見證人和報案人簽了字,還有兩個附近的過路人也做了目擊證詞?h120救護車來了,見人已經死了,不愿意拉,怕騎車人家屬找麻煩。我們勸救護車本著人道主義的精神,把死者拉回去放在太平間,公安局的法醫會證明死者的死因,完全與120沒有關系?h120救護車的人才同意把死者拉回醫院,放到太平間去。

  我一路上都在想,我咋這么晦氣呢,總是能遇到這種碰墓碑的事情,我到底犯了哪一行呢?

  我和小王辦完案子后回到公安局,隊長找我們倆問道:你們在路上是不是遇到一起騎自行車的路人撞死在墓碑上的事故,你們還報了警和120?我說:有這么回事。隊長說:我真不知道是應該表揚你們兩個呢,還是應該批評你們兩個。這句話把我們說得莫名其妙,我問:咋了?隊長說:現在死者家屬不同意騎車人是自己撞到墓碑上的說法,認為是另有原因,一直不愿意火化,尸體還在醫院太平間里放著呢。我說:這是為啥呢?我和小王親眼看見那個人撞到墓碑上了,還有兩個過路人作證呢!隊長說:你說的我是相信的,可是死者家屬不相信,事情就沒完。我問:那咋辦呢?隊長說:我也不知道,反正以后110會再向你們調查的。我聽那意思就是嫌我們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話沒有明說,但就是那個意思?墒悄翘煳覀兪情_著警車出去的,出了事故,不管行嗎?群眾要是記下車號,把我們告了,不說別的,就告個警察不作為、見死不救,也夠我和小王喝一壺的。我氣得沒辦法,心想,查就查吧,你還能把我們查成兇手嗎?!

  死者家屬懷疑有車輛把騎車人撞了,他才沖下大坡撞在墓碑上死了。他們沒有證據,反復糾纏我和小王,讓我們作證,我們對這種莫須有的證沒法作。死者家屬就威脅說,如果我們不作證,就說我們是撞了騎車人的兇手。這簡直是胡說八道呢,我和小王作為人民警察,本著救死扶傷的做人原則和作為警察的神圣職責,主動報了案子,結果還被死者家屬黏上了。那兩個過路人一時聯系不上,我和小王還說不清了。

  我想起了交警出警詢問時那兩個過路人說的村子,我們當時還多了個心眼,記下了那兩個人的名字為了能擺脫干系,我們就決定去找那兩個人,請他們作證,當時并無任何車輛碰撞騎車人。雖然他們之前證明了騎車人是從坡上騎下來的,并撞到了路邊地里的墓碑上,但并未證明是否有車輛碰撞了騎車人,導致騎車人撞碑死亡。我們到了那個村子,找到那兩個目擊證人的家里,他們見是警察來找,就躲出去了,他們的家人說他們出門打工去了,一年半載都回不來。旁邊看熱鬧的村民小聲嘀嘀咕咕地說著話,誰也不敢靠近我們,我真的很納悶,現在的警民關系咋就成這樣子了?農村人怕沾上官司這個我們都能理解,但是卻把我們整得沒了辦法,我們不能自己證明自己的清白啊。

  小王說:哥,找不著人,咱回去吧。我說:回去還是說不清,先不急著回去。我抽著煙,想著解決問題的辦法,忽然想起我有個老親戚在這個村子里,雖然多少年不走動了,但相互之間還認識。我就去找這個老親戚,說明來意,讓老親戚帶著我們去找村主任。老親戚說這事不算個事,答應帶我們去。村主任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看起來很精明,見警察來找他,就知道沒好事。我拿出紙煙,抽出一根來遞給村主任,村主任接了卻沒有抽,夾在耳朵上了。在我家老親戚的介紹下,才熱情地招呼我們坐下,然后對著老婆喊:縣上公安局來人了,中午多做幾個菜,把警察同志好好招待一下!我急忙說:不用了,我們一會兒就走了。村主任說:啥話嘛,來了就不急著走,吃了中午飯再走。我說:吃飯不著急,我先把事情給你說一下。村主任這才把夾在耳朵上的那根煙拿下來叼在嘴上,掏出打火機點上了。

  ……

  作者簡介

  秦人,本名張春喜,男,中國煤礦作家協會理事,陜西省能源化工作家協會副主席。發表文學作品400多篇,獲得第四屆新加坡大專文學獎,第六、七屆全國煤礦烏金獎等文學獎勵四十余次。作品被選入三十多個選集。出版個人作品集六部,發表長篇小說一部。


 
“家鄉味?南果梨杯”征文啟事
關于征集《修齊治平金句選釋》稿件的通知
“新時代文學理論與創作實踐”征稿啟事
中國作家劍門關文學獎長期征稿
《北京青年報》頤和苑版征稿啟事
“喜迎建黨一百年” 遵義市小說創作大賽征稿啟事
第十屆“周莊杯”全國兒童文學短篇小說大賽征文啟事
第十二屆中融全國原創文學大賽暨第四屆上海市大學生原創文學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本月截稿)
首屆少兒科幻星云獎啟動
第二屆全國主題征文大賽開始了
第十八屆中國微型小說年度獎開啟申報!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錢潮杯”首屆青年創意家·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第六屆“端陽節賽詩會·美麗民勤”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第六屆全國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首屆主題征稿大獎征文啟事
第十一屆“我的讀書故事”征文活動啟動
第二屆世界華語文學作品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更多...

老舍

陶行知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5G之外,中國還隱藏著一個千億市場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