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作家網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作者: 來源:中國作家網  本站瀏覽:25        發布時間:[2020-05-24]

  

  “我還是經常遭遇蟲子。也有那樣的時刻,成群的蜻蜓圍繞在身邊,蝴蝶亦步亦趨,我屏住呼吸,努力把自己變成一棵穿裙子的樹!

  我清楚記得,2010年8月8日早晨,我先后遭遇兩只蟲子襲擊。其中一只只有一粒黑芝麻的三分之一大,攻擊卻異常兇猛,我一巴掌拍死這細細的小蟲,隨后便后悔了,手腕上方瞬間紅腫起的丘疹面積,足有小蟲身體的億倍;手掌心被一團纖細的烈火灼燒般,腫脹疼痛。

  舉著半條疼痛的胳膊,許是這片紅色丘疹沾染了蟲子特有的味道,一只黃豆大小的黑色硬殼蟲“嗡”地撞進來,四平八穩地占領了丘疹中心。它似乎仁慈很多,制造的疼痛遠不如剛才那只劇烈。

  我不敢用手拍這個大家伙,怕它噴濺出液體筑高丘疹的面積和海拔。驚恐中,我用喉管制造了足夠的噪音,它竟然一動不動,沉著安靜,絲毫沒有離開的跡象。我突然想到,也許它壓根沒有耳朵。

  我舉著蟲子,幾乎當街大哭。以我的膽量,一只蚊子都能讓我心驚膽顫,現在接連被兩只毒蟲攻擊,不亞于投給我兩枚毒氣炸彈!班坂坂邸,我拼命制造風,風里夾雜著小雨。一陣腦缺氧后,我含著眼淚,目送這只硬殼蟲兒展開翅膀,飛向天空。

  沖進醫院,醫學博士戴著一只放大鏡,捧著我麻痛得舉不起來的胳膊仔細觀察,刀子鑷子藥水,各種忙活。博士很嚴肅地囑咐我,未出結果前不得亂走。

  拿到化驗單,博士看一眼單子看一眼我,看得我渾身發冷毛骨悚然。莫非那蟲子攜帶著什么見不得人的病毒,我要掛了?我用手機照自己,兩條眉毛好好的,一只嘴巴,一只鼻子,也好好的,沒有腫脹變形,正怕著,博士突然裂開嘴巴笑了,說,你的傷口不是蟲子咬破的,第一只蟲子在傷口里進行了產卵,第二只蟲子在第一只蟲子產卵的地方覆蓋了一層卵?次乙活^霧水,他補了一句,這就是說,如果第二只蟲子的卵孵先出來,第一只蟲子的卵就是它們的食物!

  我靠。我邊罵邊飛奔進洗手間,拼命用肥皂水清理兩只小蟲的子孫萬代;氐皆\室,博士和助理伏在桌上,樂不可支。我怒不可遏,有這么好笑么?

  助理抱著肚子說,估計兩只蟲子都覺得您是一棵樹,讓它們哺育后代的樹,這是很溫暖的事兒,恭喜您!

  我呆愣住,我是樹?

  博士忍俊不禁,仍鄭重地通知我,我是B型血,血液中攜帶某種植物的氣味;他為我再進行一次清理,以免過幾天我胳膊里飛出蝴蝶之類的生物;盡量不要攜帶有傷口的身體去樹叢,他不能保證其他蟲子不認為我不是一棵樹。

  我憤憤不平地離開博士辦公室,百思不得其解。我是樹?那兩只沒腦子的蟲子,怎么會覺得我是一棵樹呢?樹有血液么?它有紅色的血液么?它的血液是熱乎乎的么?切,鬼話,我穿著裙子扎著辮子,會跳會唱會罵人,有這樣的樹么?氣歸氣,站在電梯間,我立刻下單買下兩件戒備森嚴的防曬衣,手指尖都可以藏起來的那種。

  晚上,我迷迷糊糊看見,自己胳膊上的血管像滴滴金一樣在一寸寸爆裂,數不清的小黑蟲從破碎的血管中飛出來,抖動著纖細的翅膀,它們密密麻麻圍繞在我眼前,我想抄起桌上的書,把它們趕走,卻發現,我的胳膊像樹皮一樣粗糙,上面覆滿綠色的葉子。幾根藤條以我的腳做起點,正順著腳踝攀爬,轉眼爬過肩膀,越過頭頂,將我包扎得結結實實。

  地下生出兩只吸盤,緊緊吸住我想逃跑的兩條腿。吸盤越來越有力量,兩只腳被吸進土壤,越鉆越深。成團的蚯蚓在腳心鉆來鉆去,它們弄得我癢癢的想笑;成排結隊的行軍蟻在腳指頭間筑巢,隨意伸出針一樣的牙齒啃噬腳指頭,在痛與癢中,一條蜿蜒的蛇扭動著柔軟無骨的軀體,從泥土中鉆出來,順著小腿爬過腰,爬過胸,爬過肩頭,對著我伸出長長的紅色信子……

  我發出汽笛般的鳴叫,滿頭大汗醒來。

  我呼呼喘著粗氣,眼前,一只小蟲正圍著我的臉不停地轉啊轉,我瘋了般跳起來去抓它,它左顧右盼,靈活得很,一番折騰后,我垂頭喪氣坐在地板上,卻拿它無可奈何。一怒之下打開空調,我不相信16℃下,它的小翅膀還靈活輕捷。

  我披著被子抱著腳指頭和胳膊,警犬般搜尋,還好,身上沒有一只蟲子,胳膊上除了一個紅點,沒有孵出蟲子的跡象。先生被凍得瑟瑟發抖,嘲笑我,一定瘋了。被蟲子嚇瘋了。

  他是城里長大的孩子,當然不知道蟲子的厲害。在北方森林中,最常見的莫過于毛毛蟲。一厘米長,高興了拱起脊背向前移動,不高興就將自己蜷縮成小毛球藏在松針里的蟲蟲,身上細細的絨毛是極厲害的武器,被它蜇到,癢痛難忍,不用膠布拔凈細若蠶絲的絨毛,搞不好會有性命之虞。

  防護林是螞蟻的營盤,它們若發起威,一夜間可以吞掉一匹馬。不會飛的小麻雀,白白胖胖的豆蟲,甲殼蟲,殺人蜂,螞蟻們悄無聲息便讓它們尸骨無存,仿佛,這些鳥兒,這些蟲兒從來不曾來過這個世界。

  森林中長大的孩子,3歲玩彈弓射鳥,6歲提獵槍打野雞、兔子、野鹿,10歲敢用散彈驅趕野豬,獨獨畏懼防不勝防的小蟲兒。有些飛蟲,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噴出的汁液,輕則過敏,重則致命,即便是美麗的蝴蝶,有些抖落的花粉未及時清洗,可能腐爛掉半只耳朵。

  敬而遠之,是人與蟲相處最好的方式。就像現代職場,對具有蟲性征的人,保持適度距離,雙方都舒適安全。

  離開森林,我才知道豆蟲是可以吃的,松毛蟲是可以吃的,螞蚱是可以吃的,知了也是可以吃的,甚至蝎子、蠅卵,被人稱為人間至味。

  某一年出差至南昌,連日奔波,一行人臉枯身柴,被接待方帶去喝瓦罐湯。湯上桌,湯白味兒鮮,不等主人客氣,罐子早見了底。主人甚是歡喜,道,這是南昌最好的湯店,尤其蛇湯,味兒正湯醇,需要提前兩天預訂。我抬起頭,盯著他的嘴巴,怯怯發問,我們喝的是什么湯?

  “當然是蛇湯!”回答堅定徹底。我一口噴出來,捂住嘴巴逃進衛生間,抱著洗手盆撕心裂肺地狂吐。

  那天夜里,我徹夜不敢入眠,唯恐肚里殘留的蛇趁著黑暗由鼻子嘴巴鉆出來,撕咬我的鼻子耳朵。

  恐懼真切如黑夜,劈頭蓋腦傾在周身。在山東魯西,人們稱蛇為長蟲。某一天放學,我的室友,一個叫秀梅的女生將我攔在門口,嚴肅地說,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我笑瞇瞇地看著她,一位平日不茍言笑的未來教師,說,請講,我嚴肅地聽。

  她聲音干澀,舉起的手指被雷劈了般晃個不停,她說,你床上一條很大很大的長蟲,在睡覺!

  我用盡氣力將跳到嗓子眼兒的一顆心摁回胸腔,抖著兩條細腿,將自己縮成一顆肉彈彈向身后。

  沒人知道,那條長達三米粗若茶杯的蛇,為何在長長的一排宿舍中獨獨相中我的床我的褥子。據說它盤在那里,睡得天昏地暗,警衛用棍子戳了半天,它死活不肯離開,最后動用警棍擊昏了它,才將它帶走。據說,警衛和廚師共同將那條蛇變成了一鍋味道鮮美的湯。

  我和秀梅再沒回過那個房間。我的床上用品一應送給了那位大膽的警衛。每次路過警衛室,我很容易變身為兔子竄出去。稍不留神被喝過蛇湯的警衛逮住,他伸出舌頭舔著干裂的嘴唇,津津有味地描述那條蛇攀住尾巴睡覺的樣子,然后樂不可支地看著我倉皇而逃。這大概是他單調生活的最大樂趣,屢屢得逞。

  我怕蛇的歷史久遠,最早要追溯到6歲。冬天,我的兩條小腿皮膚干裂如龜殼,瘙癢難忍。一位軍醫定論,是神經性皮炎。吃的抹的,半個月下來,除了增加些疼痛,沒有任何效果。

  夜晚,癢得鉆心,我兩條麻稈一樣的細腿被指甲撓得鮮血淋漓,父親看得心疼,將我的指甲剪得禿禿的。他出去找各種偏方,吃的,洗的,不見絲毫減輕。一天,父親抱回一只藍頭巾裹著的大瓶子,放在大衣柜頂上,警告我們,里面是藥酒,任何人不許碰那個瓶子。

  幾天后,臨睡前,他取下瓶子倒出些藥酒,用力為我搓干裂的腿,藥酒涼絲絲的,涂抹后很舒適,我安穩地睡到天亮。第二天晚上,趁父親取碗時,調皮的哥哥一下子扯下瓶子上的圍巾,他大驚失色,我們同時發現,瓶子里是一條蛇,活的!

  幸好哥哥沒有扯開蓋子。父親說,那是一條金環蛇,尋到很不容易,是治療皮膚病的良方。無論他怎樣說,我再不肯抹,疼癢難忍時,便偷了母親的雪花膏,竟然效果奇好。離開北方后,腿瘙癢的毛病不治而愈。只是那只金燦燦的蛇,從此賴進我的夢里,不離不棄。

  我相信,“柔弱無骨”這個詞,最初一定不是用來形容女子柔美的,看似無形的柔軟一旦釋放出力量,必定極具破壞力。像颶風,像水,可以毀滅最堅硬牢固的有形物體。

  暑假回到家,委屈萬分。告訴父親蛇在我床上睡覺的事。父親問,你窗后是不是有棵老樹?我驚訝地看著父親,告訴他,我們窗后的確有一株老槐樹。那株樹皮粗枝繁,幾根樹枝攀過房頂,一直伸展到前窗。初夏,我們門口槐米鋪地,清香四溢,據說,這株樹有百年之齡。

  父親嘆一口氣,說,睡上你床的,是住在樹下的家蛇。作孽啊,家蛇是不能吃的!

  家牛家狗家羊,還有家……蛇?我疑惑地看著父親。

  對呀!家蛇是看家護院的,通人性。父親說。他小時候,家里翻蓋祖宅,挖地基時,游出一條5米長的大白蛇,對著新娶進門的伯母吐信子,伯父以為蛇要害她,不顧祖父的阻攔,一斧頭砍死了大蛇。祖父蹲在蛇旁不肯起來,說,大白蛇是有靈性的。這條蛇比他還年長,半米長的時候就住在家里。祖宅青磚樹旺,蘋果石榴柿子年年果實累累,家里從不見老鼠黃鼬,傷了家蛇,怕是有難逃不過。伯父是公社干部,對祖父的迷信言論嗤之以鼻。但沒多久伯母一病不起,看遍名醫,半年多便撒手人寰,不曾留下一兒半女。當然,伯母生病最可能的原因是受了驚嚇,那么大一條蛇,換成我,一樣魂飛膽破。

  對那條上錯床的蛇,我第一次有了愧疚。我相信父親說的,那條蛇,只是年紀大了,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睡一覺,僅此而已。

  再一次遇到蛇,是遷入樓房的第一個夏天。出門買早點,回來時,樓道口盤著一條大拇指粗足有三四米長的灰蛇,昂著半米高的頭對著我發威。我手里盆盆罐罐悉數翻在地面,兩條腿被這貨釘在水泥地板上,一動不能動。我閉著眼扯開嗓子,“嗷嗷”號叫,聲音過于慘烈,以至于半幢樓的人紛紛拉開窗子詢問出了何事。

  有人撿來樹枝驅趕,灰蛇用力竄向樹枝,毫不畏懼。對峙了一會兒,它突然失去興趣般,慢條斯理爬向附近下水道口,都以為它就這樣走了,畢竟人多勢眾。那條蛇卻突然回頭,昂起身子對著我狠狠吐出信子,然后大搖大擺鉆進石板下,嗖地收走了尾巴;氐郊,我很久都無法平息自己起伏的心情。就算它是家蛇,我還是希望它生活在屬于自己的地方,同我們互不相擾。

  那段時間,無人陪伴我不敢在樓下逗留,經常氣喘吁吁逃進家門。家里下水道的蓋子一律做了加固,我日夜擔憂,那條蛇會順著氣味找到我,并在某一個瞬間頂開沉重的蓋子,理直氣壯地盤坐在地板上和我對視。

  我堅信,任何動物都是有記憶的,那條蛇,那只甲殼蟲,那只在我書桌上爬來爬去的紅蜘蛛,那只企圖在我傷口孵化后代的小黑蟲,它們統統認得穿裙子戴眼鏡的我,熟悉我血液中與生俱來的恐懼它們的味道,所以它們才會窮追不舍。

  也許這恐懼的味道過于濃烈,那條小蛇才會輕視我,它意想不到,我敢抓起它,將它揮成一根繩子,抽在堅硬的石棱上要了它的命。當然,在那天之前,我也不知道,我能。

  夏日午后,天空碧藍如洗,3歲的兒子和小朋友玩捉迷藏,院子不大,沒有多少可以躲藏的地方,他們挪著胖墩墩的小腿兒,要么將自己藏在石凳后,露出半只小屁股;要么伏在小樹旁,捂上自己的眼睛。我和鄰居有一搭無一搭地聊天,遠遠看著他們。過了一會兒,幾個小朋友沒了動靜兒,我跑過去,看他們集體趴在地上,兒子手上攥著一截兒繩子。我笑著說,寶寶,不要亂拿人家的東西!

  “繩子”頭在寶寶手里翹起來,很堅硬,等我看清了,頭“嗡”的一聲兒,藍天,青草,聲音,一切都消逝了,我沖過去,一把奪過“繩子”,用力甩向地面,一下,一下,一下,不知多久,我用力將它拋出去。

  我平生第一次摸到活著的蛇,并抽死了它。

  我以為我會哭。事實上,我并沒有。我推開鄰居,抖著雙手抱起兒子,平靜地說,寶寶,我們該回家了。

  那天夜里,我在電腦上一張一張看關于蛇、關于蜥蜴、關于鱷魚的圖片,檢索動物世界中最丑陋兇悍的動物并流著眼淚和它們對視。我知道,除了自己沒有人能幫助我戰勝它們。

  我還會做噩夢,蛇,壁虎,以及和我們長得不一樣的生命爬過我的身體,緊緊纏繞著脖頸,令我呼吸困難。

  強大和弱小從來不能以體積、重量計算?墒菓峙乱膊皇鞘裁磯氖,我相信,它們也一樣害怕穿裙子戴眼鏡的我。

  一無所懼才是最大的恐懼。

  我血液中含有某種樹的氣息,這種與生俱來的生物基因無可改變。對熱情的小蟲子們,我似乎不再那么恐懼。

  我趴在寬闊的廣場上,跟一只紅色蜘蛛對話,它跑得很快,八只小足中,有一只翹在身側,不能著力,按人類的標準,它是一只殘疾蜘蛛。

  黑天牛穿著白點背心,晃著兩條比身體還長的,黑白相間的長角,對我耀武揚威,我舉著一支筆充當我的角,和它對立。我猜測,京劇扮相中兩條長長的雉雞翎,說不定就是受了天牛的啟迪才制作出來,并流傳至今的。

  某一天,一個類似樹葉的東西跌在我頭頂,我不確定它是什么,只好挺直脖子快速前移,直到遇到一個人,立刻向他求助。他取下它,是一只死去的蟬。這只蟬躺在我的手心,一截肚皮像大廈的樓梯,攀登到胸口;兩只大眼睛如黑寶石般晶瑩,透明的大翅膀下藏著一對小翅膀。我細細觀察著它,細細絨毛,淡黃的盔甲,長長的吸管,它的構造如此完美,堪稱鬼斧神工?上,它再也不能飛翔。

  現在,這只蟬日日伏在我辦公桌上,聽鍵盤“噼里啪啦”擊打出的噪音。不知道歌唱了一生的它,一旦滿耳這單調的音符,是否嗤笑人如此了無趣味,當然,如果它知道我正敲打關于它的文字,也許會另當別論。

  我還是經常遭遇蟲子。也有那樣的時刻,成群的蜻蜓圍繞在身邊,蝴蝶亦步亦趨,我屏住呼吸,努力把自己變成一棵穿裙子的樹。

  


 
“家鄉味?南果梨杯”征文啟事
關于征集《修齊治平金句選釋》稿件的通知
“新時代文學理論與創作實踐”征稿啟事
中國作家劍門關文學獎長期征稿
《北京青年報》頤和苑版征稿啟事
“喜迎建黨一百年” 遵義市小說創作大賽征稿啟事
第十屆“周莊杯”全國兒童文學短篇小說大賽征文啟事
第十二屆中融全國原創文學大賽暨第四屆上海市大學生原創文學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本月截稿)
首屆少兒科幻星云獎啟動
第二屆全國主題征文大賽開始了
第十八屆中國微型小說年度獎開啟申報!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錢潮杯”首屆青年創意家·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第六屆“端陽節賽詩會·美麗民勤”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第六屆全國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首屆主題征稿大獎征文啟事
第十一屆“我的讀書故事”征文活動啟動
第二屆世界華語文學作品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更多...

老舍

陶行知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5G之外,中國還隱藏著一個千億市場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