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作家網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作者: 來源:中國作家網  本站瀏覽:23        發布時間:[2020-05-24]

  

  1

  高大蘭做夢都希望梅三娘能回來,夢做到第三年的春天,梅三娘真的回來了。

  梅三娘是由兒子東平送回來的。跟在母親身后的東平身上掛著大包小包,吭哧吭哧地喘著粗氣。一路上,母子二人幾乎沒有對話,現在說任何話,里面都可能藏了傳說中的那根最后的稻草。爬上栗樹坡時,太陽已經下山了?占诺纳揭盎\罩在淡紅色的暮色中,靜得令人發慌。

  北邊的小路上,又高又胖的高大蘭披著半透明的夕陽,被十幾頭山羊,一條花斑狗簇擁著罵罵咧咧往回家的方向走。路的另一頭,幾只正在血腥廝殺的雞見主人歸來,立即停止了戰斗,拍著翅膀咕嚕咕嚕地歡叫著,連飛帶跑地迎了過來。

  梅三娘將背包取下放在一塊長滿青苔的石頭上,扶著粗粗的腰肢覷著遠處的高大蘭。

  山上很少來人了,高大蘭的隊伍突然發生了騷動,她瞇縫著微微浮腫的眼睛四處尋望。當梅三娘母子二人模糊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視野里時,高大蘭的心臟突然跳得格外有力了,她聽到了自己體內的鼓聲。梅三娘啊梅三娘,我高大蘭閉上眼睛也能算到你的命,容青那小妖精能容得下你?敢丟家拋業跟進城里去,算你膽子大。高大蘭抑制不住滿心的歡喜,扯開破嗓門大聲吆喝著。牲口們對主人的吆喝聲已經形成了條件反射,迅速歸位,拉開稀稀拉拉的一字縱隊,老馬識途般向家的方向前進。栗樹坡在雞鳴犬吠、羊歡貓叫的回音中顯得更加空蕩寂廖。

  高大蘭與梅三娘兩家屋檐挨著屋檐,庭院連著庭院,冤家對頭已經整整十年了。日子是在打雞罵狗、指桑罵槐、借題發揮,以及一語雙關諸如此類的成語實踐中熬過來的,后來熬到了死豬不怕開水燙的境界。有時候心情不好,對方罵爹罵娘罵兒女都懶得應戰了。兩個近鄰以家庭為單元,以女主人為核心,高度統一戰線,視對方為空氣。幾年前山上的人家大部分遷到集鎮上去了,就剩高大蘭和梅三娘沒有搬遷。她們各自的兒女進了城,都有進城和兒女團圓的打算。高大蘭進城住了一段時間,不習慣,又回到了山上。她回來不到十天,梅三娘便走了。梅三娘原本是不打算回來的,堅持了三年,再撐下去,兒媳可能會消失在家庭成員中,只好選擇了一個母親唯一能選擇的:向老家撤退。

  2

  院子的門是兩扇紅黑色雕花老式木門,油漆已經脫落,蟲子在上面開墾了纖陌交通,讓人想起破舊的遺址。它居然敞開著。院子里的杏樹和李子樹結滿了密密匝匝的果實,它們在晚風中搖曳,好像是在歡迎主人的歸來。樹的左邊被人種了幾畦綠油油的小白菜,在靠雜物間的墻外還有一垅蔥苗,更是綠得一派興旺。東平生氣地說,這也太過分了,這是要鳩占鵲巢嗎?當然指的是高大蘭,山上除了高大蘭沒有第二個人。

  梅三娘用手勢催促東平快進屋去,她不想跟高大蘭打照面。

  三年沒住人了,房子到處是灰塵、蛛網、動物屎堆,不時還有老鼠在屋梁上倒掛金鉤。東平一邊收拾,一邊憂心忡忡地說,媽,這鄰居無法相處的,要不,我們,東平不敢說出福利院這三個字。在母親的心中,福利院是與孤寡老人相對應的。

  梅三娘望著清瘦蒼白的兒子,心里想,你媽真磨不動了,就下山去集鎮上住。母親的想法其實就是兒子思路的延伸——集鎮是不去福利院的退路。

  等情況好轉了,再接母親進城的話,東平沒信心說。他再也不敢畫餅了。三年前接母親進城時,畫了一個香蔥牛肉餅給母親,結果是小房子都買不起,害得母親跟自己寄住岳父家,窩窩囊囊的,沒有誰給他們什么臉色看,可自己骨子里始終低人一等,抬不起頭。一想到這些,東平就恨不能殺自己一刀。

  高大蘭把牲口安置好后,在院子里聽了一會兒動靜,決定殺一只雞慶賀梅三娘的歸來。

  高大蘭一個人住在山上已經三年了。她很少有機會跟人講話。她原本是話癆,不講話會死人的,她就跟貓啊狗啊雞啊羊講話,并將姓氏高恩賜給了它們。她的狗叫高朵朵,貓叫高木瓜,羊叫高紅頭,高黑妹,高露潔……雞也有名,高梁泡子,高茄子,高苕兒,高洋芋,高四季豆,高小白菜……這些名字的規模相當于一個生產隊,但高大蘭也不會弄混。尤其是高朵朵靈性十足,只要聽到高朵朵三個字,立馬飛奔到主人的面前仰著狗頭深情款款地望著主人,高大蘭再糟的心情,都會被高朵朵的玲瓏乖巧融化掉,最后忍不住嗔罵一句,你是人精了?時間久了,高朵朵已經擔負起為主人排憂解難的重任。它是聽眾,它是仆人,它還是出氣筒。

  高大蘭決定殺高梁泡子來慶祝梅三娘的歸來。高梁泡子是一只十分刁玩健碩的花公雞,她之所以叫它為高梁泡子,是有喻意或者說是有期望的,一個人能吃得動高梁泡子,必須銅牙鐵齒,只要牙齒好,身體就會好,身體好,一個人才能住在山上,城里的女兒才會放心。高梁泡子不好管理,它動不動就把一群母雞帶領到栗樹坡最北的松樹林,那里有一條很隱蔽的小路,這是部分柴坳村的人去新集鎮走的捷徑,好幾只雞被他們順走了。梅三娘回來了,又增加了管理難度,殺高梁泡子理由充足,還很隆重。

  高大蘭故意在庭院里熱火朝天地殺高梁泡子,一邊噓噓嗬嗬在開水盆里薅毛,一邊朝東邊張望。

  東邊的人家趁天黑之前在收拾屋子。母子二人淹沒在塵霧中,發出一陣陣破銅鼓似的嗆咳聲。高大蘭撇撇嘴巴,沖纏在她胯下的高朵朵說,高朵朵,你說隔壁的是不是兩個二傻子?

  高朵朵搖搖尾巴呼應著主人。

  不知道灑水呀?真是活該。然后又恍然大悟地說,哦,曉得啦,城里人掃地不興灑水。

  高梁泡子被主人的菜刀剁進砂鍋后,高朵朵和高木瓜團結友愛地圍坐在砂鍋邊,靜靜等候主人的愛心泛濫。高大蘭心有旁鶩,一驚一乍地,老糊涂了,花椒咋就忘了放呢?又過一會兒,老不死的,熬雞湯有不放姜的嗎?

  當西邊的庭院飄出陣陣濃郁的雞湯香味時,東邊的母子已經收拾得差不多了,兩人心照不宣地對望了一眼。

  媽,這個死老婆子心眼歪得很,她連夜殺雞熬湯,明擺著就是幸災樂禍,給我們來個雪上加霜。

  梅三娘左手揉著顴骨,右手往上托下巴,動作反復了幾次,然后淚光閃爍地仰望著天花板,對兒子的抱怨沒有表明態度。

  母親的動作讓東平又開始恨起容青來。

  一天的車旅勞頓,東平是又累又餓,他抽抽鼻子說,家里什么也沒有,幸好帶了幾包快餐面。東平似乎想起了什么,朝正在刷鍋的梅三娘笑了一下,指指戶外,并做了一個揪和扭的連慣動作。

  梅三娘心領神會,點頭表示贊同。

  東平洗完澡,再來到灶屋時,他看見水缸上放了一碗熱氣騰騰的面條,雖然是他最討厭的快餐面,里面有綠綠的小白菜和香飄飄的蔥花。東平端端正正坐在水缸邊,大口大口地吃了起來,并不時抬頭朝梅三娘笑。

  梅三娘就著一杯開水倚在灶沿邊在吃路途中剩下來的半張餅。餅里還夾了一些青菜。

  高大蘭煨好的雞湯,端上桌后,一個人坐在騰騰白霧中,卻失去了胃口,沒有人分享喜悅,沒有人分享美味,人為制造的喧囂過后,陷進了更大的無趣中。她瞟了一眼趴在身邊的高朵朵和高木瓜,兩個家伙會察言觀色,知道主人心情不好,只敢可憐巴巴地望著桌上的美味搖尾巴。高大蘭心里一酸,左抱狗,右摟貓,一會兒將濕了的眼睛在貓身上蹭蹭,一會兒又在狗身上擦擦,弄得兩個小畜牲眼睛都忘了看桌上的雞肉,都松了身子任主人揉搓。高朵朵和高木瓜最后在主人感嘆它們是人精的贊美聲里如愿以償,歡天喜地開吃了。

  高大蘭草草收拾了一下,臉都懶得洗一把,直接上了床。高大蘭怕天黑,怕失眠,她已經失眠很長時間了,每天在床上烙餅似的,翻過來,翻過去,有時候會折騰到天亮。搞得第二天,走路都打瞌睡,幾次差點兒飄到坎下。這樣的情況一多,就練就了高強的本領,手上肯定會在身子徹底倒下前抓住樹枝,或者手腕上纏挽了一把野草。今夜不同了,睡不著那也是高興得睡不著。她用想象將梅三娘置入到一個陌生的城里環境里,她在腦子里構思梅三娘跟她那個妖精兒媳沖突的細節,兒媳蛾眉倒豎,梅三娘低眉順眼,偶爾高大蘭還把東平設計成一個窩窩囊囊的,在婆媳之間兩眼望青天,兩手抹眼淚的慫貨。高木瓜突然從床尾走到床頭,一屁股坐在高大蘭的胖臉上。高大蘭抻手摸著高木瓜毛茸茸的腦袋說,木瓜是不是怪我不該把你梅奶奶的日子往壞處想?她人都被送回來了,這是明擺著的啊。

  3

  在東平的記憶里,高大蘭身上養了一股戾氣,這股戾氣似乎專門用來暴力他母親的。高大蘭人高馬大,嗓門粗,罵人時,臭嘴巴里射出的不是語言,是子彈。母親經常在呼嘯的子彈聲中氣得滿臉烏紫,抖動著嘴唇,一個字也說不出來。高大蘭的收兵完全由自己的性子來,從來不管對方會不會陣亡。有一次梅三娘的一只羊吃了高大蘭的幾株麥苗,高大蘭死活說是故意的。

  梅三娘張口結舌地望著高大蘭,實在弄不明白,這人又是哪根筋扭起了,她受夠了,板著臉說,我故意?我吃多了無虱子找虱子咬,有那閑心,也沒那閑情。

  高大蘭心里有氣,心想這麥苗被吃了是事實,你姓梅的說句軟話會死嗎?還發橫,說風涼話,便斗狠地說,你得賠我,不賠,你羊吃了我多少苗子,我也是有羊的。當時高大蘭的女兒小琴在一旁手里正好牽著一只羊,二話不說,便去了梅三娘的麥田。梅三娘看著麥苗一寸一寸地矮下去,對抱著胳膊一臉發灰的高大蘭說,姓高的,從此后,我姓梅的跟你再說一句話,我不變聾就變啞。

  這次后,兩家人徹底不來往了,連架都不吵了。

  兩家人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則,雖然是對遠親不如近鄰的資源浪費,可幾十年的經驗證明:劃清界線,才能相安無事。東平將母親送回栗樹坡后,鄰居在他家院子里種菜和殺雞慶賀讓他感到既擔心又憤怒。他向高大蘭亮出了老死不相往來的態度:用木樁將院子牢牢地圍了起來。

  媽,我把院子圍起來,至少可以減少你們二人接觸的機會,少些面對面的沖突,這樣我就放心些。東平安慰站在門口一個勁搖頭嘆息的母親,更何況您現在……東平低下了頭,他的眼里漫上了淚水。

  為了兒子放心些,梅三娘只好同意。

  東平在打樁的時候,高大蘭正在院子里忙進忙出。高茄子,你過來。東平一聽,迷惑了,她家還有人?東平下意識抬頭望了一眼三米開外的鄰居,鄰居也正好在看他。四目相碰,就碰出了事故。高大蘭重溫指桑罵槐的舊功課,對腳下一只正在悠閑覓食的小雞仔說,高小白菜,找你媽去,你一個人吃飽了,算個屁的本事。不能跟媽在一起,現在就是東平的傷口,深部還正在咝咝地滲血。為了日子安寧,只要耳光沒有實打實上臉,就得忍這個撩禍的老胖子。

  4

  東平走后,梅三娘迅速組建了由貓狗雞羊豬構成的小隊伍,開始了三年來夜夜夢見的山上日子。她聽從了東平的建議,盡量在東邊活動,不跟鄰居發生任何交集。一個眼神的對碰都可能碰出戰火。高大蘭看清楚了,梅三娘是要跟自己冤仇到底。

  梅三娘已經六十五歲了,比高大蘭大七歲。梅三娘單薄瘦小,是慢性子,不太動肝火,收拾好了牲口,往往會坐在院子里喝茶,喝得很慢,一只手輕輕摩挲著臥在身邊的小貓,小貓很舒服地張開四肢,把白白的肚皮露給主人,不忘發出一聲嬌嗔的咪喵。梅三娘身體微微東側,如果背部都甩給隔壁,搞不好又惹來別人的怒火。還是盡量不惹倒她的毛。這時候高大蘭也在自己的院子里,忙進忙出,一會兒拖一盆衣服到院子里,一會兒又端個簸箕在院子里擇麥子,不是被雞擋了路,就是被狗纏了腿,很快梅三娘就在隔壁的雞飛狗跳里心臟咚咚亂跳。為了平息心情,梅三娘決定給東平打個電話。東平走之前特地為母親買了一部雙電池的老人機,將音量調到滿格,并約法三章,必須時時刻刻帶在手頭邊,如果自己有一天打不通電話了,無論請不請得假,他都會連夜趕回來。兒子從小就是這么威脅自己的,強勢刁蠻里,是兒子深深的無奈和擔憂。梅三娘已經習慣了悉聽尊旨,絕不違抗。不給兒子添亂,唯有這些還是力所能及的。梅三娘從貼身口袋里窸窸窣窣掏出手機,點了快捷鍵,傾身,耳朵貼在屏上。東平好像正守在電話邊,媽,梅三娘猝不及防,嚇了一跳。

  媽,隔壁的沒有欺負您吧?媽,記住,我們惹不起躲得起。

  梅三娘下意識用手捂著電話,緊張地看了一眼隔壁的。

  高大蘭全聽見了,正在用掃帚狠狠地掃院子。哼,你以為不惹我,你媽就發了蠻大的財?小子,老娘告訴你,不惹我的,你媽過的就是啞巴日子。你打個木樁,扎個籬笆頂個屁用,隔不了影,也隔不了聲。

  梅三娘有點兒小生氣,這兒子咋就認定自己過不過得好,跟高大蘭關系最大呢?你老媽身子骨好不好,才是最重要的。梅三娘掛了電話。原本給兒子打電話是想平復一下心情的,結果心情更亂了。她靜靜地坐在庭院里,望著遠山一點點溶化的夕陽,臉上突然有冰涼的東西蛇形而下,摸一下才知道那是淚水。又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梅三娘透過模糊的視線望了一眼籬笆那邊,高大蘭黑乎乎的影子在月色下晃來晃去,拉長的影子映過來,梅三娘在高大蘭頎長的影子里忽明忽暗,就跟她的心情一樣。

  高大蘭在院子里磨蹭,只因為看見了一絲光從對面閃過來了,那是淚光。她不知道隔壁的怎么了,故意在院子里亂忙活。后來實在熬不住了,一邊喝斥高朵朵曉不曉得該睡了,一邊責怪高木瓜只曉得吃,踢踢踏踏進了屋。

  梅三娘恍恍惚惚一直坐到中夜時分,后來在院子里睡著了。

  梅三娘回來后,高大蘭不再失眠了,山上有了人聲,人影,人氣,她夜夜睡得安穩踏實,F在她直挺挺地躺在床上,支棱著耳朵,始終沒有聽見隔壁的進屋。這老東西想巴個病在身上不成?假裝上茅廁把木頭門故意推得吱吱呀呀地響,隔壁的院子里還是沒有動靜。高大蘭急了,這山上沒人的日子她過怕了,那種墓穴般的死寂、陰森的松濤、貓頭鷹毛骨悚然的哀叫,想一想都冒虛汗。她非常擔心梅三娘凍病了,她是沒有本錢生病的,兒子在城里顧頭不顧尾,哪有時間兩頭跑?便哐啷一聲將門摔得門框都差點兒塌下來。再聽,她聽見了搬椅子的聲音,關門的聲音。

  梅三娘進屋后,喉頭有些發癢,這是感冒的先兆啊,這山上的日月過不過得安穩,全靠身體爭氣了,梅三娘不敢馬虎,打開所有的燈,暈暈糊糊地到處找藥。

  高大蘭不知道鄰居又是唱的哪一出,起身想看個究竟,便悄悄地站在窗子后面。庭院里月光和燈光互相輝映,樹影搖曵著發出嘩嘩的聲音。她曾經在電視里聽到一句話,夜的歌聲,一直不明白,夜怎么會唱歌呢?現在自己終于聽到了夜在唱歌。而這個美妙的歌聲里突然傳來鄰居繃著嗓子發出的很節制的咳嗽聲,嘁,咳個嗓子,還弄得這么斯文。

  早晨,高大蘭做好早餐,發現隔壁的沒有動靜,便端個飯碗在院子里一邊吃,一邊咋咋呼呼地吵她的高朵朵和高木瓜,別有用心了半個小時,隔壁依然沒有動靜,F在坡上的露水已經干得差不多了,高紅頭、高黑妹們在圈里集體造反,接力咩咩地清喊怪叫。高大蘭把羊們趕到院子外,偏頭看隔壁的,門緊閉著,什么聲音也沒有。

  高大蘭將羊趕到西邊的荒草山坡上后,坐在一塊被千層塔鑲了藍色花邊的石頭上,抱著膝頭望著梅三娘的屋脊,她希望能有炊煙升起來。直到把自己圓圓的腦袋影子坐到發麻的腳上時,炊煙也沒有升起來,梅三娘與她的小隊伍也沒有出現在東邊的地盤上。高大蘭將高黑妹胡亂地系在一株黃荊樹上,跟高朵朵匆匆回家了。

  高大蘭在院子里尋思了一會兒,我高大蘭也是有面皮的人,萬一跑過去關心,別人好好地在家里,就是想休息一天,豈不是自作多情,下不了臺。不要惹隔壁的,東平在電話里的聲音高大蘭想起就炸毛。高苕兒和高茄子正在院子里打架,高苕兒細細的脖子拉得長長的,氣勢洶洶地瞪著高茄子,高苕兒張開兩扇硬邦邦的翅膀,用爪子刨著地上的沙子,怒視著高茄子,雙方拉開了攻守兼備的架勢。高大蘭看著這對小冤家心里有了主意。她找來一根鐵釬子,走到東平精編細織的籬笆處,將鐵釬插進縫隙處,歪扭著腮幫子用力上下兩搖,搖出了高苕兒們可以長驅直入的門戶。高大蘭指著還在互相怒視的高苕兒和高茄子說,你們給老娘過去,看你們的梅奶奶氣喘得還順溜不。兩只雞自然無法領會特殊使命,見主人在指它們,一起松了身子,打斗似乎只是為了閑個情逸個志,恩仇瞬間化散,并排在院子里咕咕地和鳴著,覓食為伴。

  高大蘭抓了一把玉米從洞口撒到了梅三娘的院子。高苕兒和高茄子歡天喜地鉆到了隔壁的院子。高大蘭罵道,狗日的,給了好處,投個敵叛個國,嗯吞都不打一下。

  高大蘭將洞口恢復到原樣,搬來梯子,誠惶誠恐地進了梅三娘的院子。

  ……


 
“家鄉味?南果梨杯”征文啟事
關于征集《修齊治平金句選釋》稿件的通知
“新時代文學理論與創作實踐”征稿啟事
中國作家劍門關文學獎長期征稿
《北京青年報》頤和苑版征稿啟事
“喜迎建黨一百年” 遵義市小說創作大賽征稿啟事
第十屆“周莊杯”全國兒童文學短篇小說大賽征文啟事
第十二屆中融全國原創文學大賽暨第四屆上海市大學生原創文學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本月截稿)
首屆少兒科幻星云獎啟動
第二屆全國主題征文大賽開始了
第十八屆中國微型小說年度獎開啟申報!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錢潮杯”首屆青年創意家·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第六屆“端陽節賽詩會·美麗民勤”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第六屆全國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首屆主題征稿大獎征文啟事
第十一屆“我的讀書故事”征文活動啟動
第二屆世界華語文學作品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更多...

老舍

陶行知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5G之外,中國還隱藏著一個千億市場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