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作家網
XDBZJW.COM 您是第 18414565 位訪客! 設為首頁 收藏本站
上海天天彩选4最新开奖
 
作者: 來源:  本站瀏覽:19        發布時間:[2020-05-24]

  

  范閑捏著拳頭,堵在自己嘴上咳了兩聲,上前推了推門,很自然的,這時候的房門一推即開。他明白是怎么回事,既然兩口子要準備好生較量一番,哪有把擂臺關起來不讓人進的道理,就連范閑先前那塊咳,也是給屋里的妻子提個醒,自己來了,有話房里說的好。

  這個世代,終究是個以男子為尊的社會,雖然林婉兒的出身要比范閑尊貴許多,但既然嫁入范府,按理講也不會如此直接地表示自己的不滿。他們夫妻二人相處之道,又與一般官宦家庭不同,范閑雖然骨子里脫不了雄性動物的荷爾蒙控制,但在精神層面上,還是極尊重女性的。

  說來說去,這都是范閑自己造的孽,妹妹準備玩翹家,老婆吃小醋,還不是他一手薰陶所成,放在別府里,只怕早就鬧將起來了。

  ……

  ……

  “少爺!贝笱经h思思掩嘴笑著,將他迎了進去,替他解開外面的單衣,又遞了個毛巾過來。范閑擺擺手,示意已經擦過了,他看著這丫頭的一臉壞笑,內心深處不免又是一陣嘆息,何止妹妹與婉兒?就連這丫環與自己打小一塊兒長大,也被自己寵的沒有了尊卑之分,當上家庭劇上演之時,竟還有看熱鬧的閑心,取笑自己的勇氣。

  林婉兒此時正躺在床上,一床薄被拉了上來,拉到了胸部,頭上的黑發散亂在肩頭,看模樣還真是剛剛睡醒。她一雙大大的眼睛卻骨碌骨碌轉著。好奇又甜蜜地望著遠行歸來的相公,沒有半絲范閑準備迎接地怒氣,小巧微翹的鼻尖微微一嗯,說道:“相公啊。沒出去迎你,莫見怪噢!

  范閑看著她雙唇里露出的糯米細瓷般的牙齒,笑了笑,逕直坐到了她地床邊,開始執行三不政策,不解釋,不掩飾,不說話,直接將手伸進被窩里,握住了她有些微涼的小手。捏了捏,這數月不見,許久沒有揉捏婉兒柔若無骨的小手。還真有些想念。

  此時思思還在屋中,林婉兒不免有些羞急,眼睛瞥了一下那方。范閑抬頭望去,發現思思正假意收拾桌上的藥盒,眼睛卻在往這邊飛著。他不由笑罵道:“你這丫頭,真是慣壞你了,也不怕長針眼。還不快出去!

  思思呵呵一笑,向著少爺少奶奶行了個禮,便推門出去,反手將門關上,又恰好遇著去前宅端回食盤的司祺,趕緊將她攔在了外面。司祺是隨著婉兒嫁過來的隨房大丫頭,與思思地位相同,二人相處的也算融洽,此時見她攔在門外。頓時明白了里面那兩位主子在做些什么,不由扮了鬼臉,但看著手上的食盤苦著說道:“少爺剛回家,總得先吃些東西!

  思思笑著說道:“這些不過是填肚子的小點,前面宅子里不是在準備正餐嗎?再說了,咱們家這位少爺……是得先吃點兒什么東西的!

  在司祺聽來,這話就不免有些輕佻了,尤其是事涉小姐,怎么也不應該是自己這些下人該開地玩笑,臉色便有些難看,用眼睛剜了思思一眼,鼻子一哼,端著食盤就去了隔壁的廂房。

  思思微微一愣,這才想起來自己先前那話確實極不尊重,吐了吐舌頭,趕緊跟著跑了過去,不一會兒時間,隔壁的廂房里片刻安靜之后,便傳來了陣陣極低地笑聲,想來兩位大丫環已經和好如初。

  臥房那張極大的床上,大被之下,范閑伸出右手將頭上的發叉取了,在家中他向來只喜歡在腦后梳個瓣子,求個清爽。他覺得嘴有些干,伸手到床邊的小幾下取了杯茶,潤了潤嗓子,想了想,又將茶杯遞到了婉兒的唇邊,喂她喝了半盅。

  婉兒眼色柔媚,兩頰微有潮紅之色,半盅溫茶下腹,這才略回了些神,又羞又氣地咬了他左小臂一口,說道:“哪有你這般猴急地家伙?這才剛剛入夜,讓那些下人猜到了,你叫我有什么臉去管這一家大小!

  范閑嘿嘿一笑,側身抱著妻子,手指頭在她滑嫩的上臂上輕輕滑動著,心里頭十分滿足,說道:“小別勝新婚,何況你我久別,親熱一番,又有誰敢說三道四?”他眼眸微轉,接著促狹說道:“再說了,若我先前不是這般猴急,只怕你還會疑心我在外面做了些什么!

  聽到這番話,林婉兒才想了起來,今天自己是準備要好生勸試相公一把,怎么放他進屋不到一盞茶的功夫,自己就昏了頭似地被他期負了一番,連自己準備說的話都險些忘記了,莫不是相公真有什么**術不成,想到此節,不免有些微羞窘意,輕輕捶了他一下,說道:“你不說我倒忘了,先前準備問你聽見那小令有什么感覺沒!

  范閑舔了舔有些發干的嘴唇,俊秀的面容配上這個表情,不怎么淫褻,反而有股子說不出來的壞壞味道。對于夫妻之道,他向來玩的是行動派,不理婉兒心中有何想法,先上床親熱一番再說,這世間女子嘛,在親密之事過后,總會對于自己的情郎依戀無比,心中那些小酸味想來會淡些。但他也知道這事兒終要有個交待,所以反而主動地提了起來:“你這丫頭,居然敢不放我進屋,當心我打你屁股!”

  林婉兒伏在他的懷里,幽幽說道:“打便打,反正你也只會欺負我!

  “這話是怎么說的?”范閑笑著說道:“莫非沒有從北齊帶雞翅回來,你就生我氣不成?”

  林婉兒爬起身來,半跪在床上,褻衣微滑。露出半片香肩,她盯著范閑地眼睛,片刻沉默后,忽然直接說道:“先前我不高興!

  這世間女子?v使吃醋,只怕也沒有林婉兒吃的這般光明正大,于是乎范閑反而有些手足無措,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應答,只得小心回道:“這又是吃的哪門子飛醋?那首小令確實是我寫地,不過可不是你想像的那般!

  “什么叫吃醋?”林婉兒不明白他的意思。

  范閑也才想起來,這個世界里并沒有房夫人飲醋自殺明志的橋段,于是笑嘻嘻地將這故事講了一遍,只是假托是看地前人筆記。

  林婉兒聽后,也自感嘆房玄齡夫人的堅強。只是心里總覺得相公這故事定是自己編的,說不定還是專門寫來說自己的,不由有些生氣。說道:“我可不是那種要獨占你一人的小氣家伙,思思和司祺總是要入門的,你不用刻意拿這故事來編排我!

  范閑知道妻子會錯了意,笑呵呵說道:“若你不想獨占我,那倒反而有些大不妥了!绷滞駜寒吘怪皇俏粡男≡谏顚m里長大的女子。不是很明白相公這話里隱著的所謂情之獨鐘的含意,又聽著范閑說道:“若你不是吃醋,先前為何不讓我進門?”

  林婉兒依然半跪在床上。鼓著雙腮,半晌后說道:“你可知道,這首小令已經傳遍了整個天下?全京都的人都知道,一代詩仙范閑不作詩,此次出使北齊,卻為了一個女子破了例!

  “一首小令罷了,你若想聽,我自然每天寫一首給你!狈堕e笑瞇瞇說道。

  林婉兒幽幽說道:“只是一首小令?聽說相公在北齊上京城內,天天與那位海棠姑娘出則同游。坐則同飲,漫步雨夜街頭,已然成為一段佳話!

  范閑心中氣苦,知道這是北齊皇帝刻意放地消息,只是這些話在人們的嘴里傳來傳去,確實會讓林婉兒的處境有些尷尬,正準備解釋些什么,又聽著妻子問道:“相公告訴我,那位……叫海棠地姑娘,究竟是個什么模樣?”

  范閑一怔,心想自然不能將海棠夸到天上去,但不知為何,內心深處也不想在妻子的面前顛倒黑白,將海棠貶的一無是處??雖然這是所有男人在老婆的床上,都會做的一件無恥事。他想了想后說道:“海棠是北齊國師苦荷地關門弟子,最是受寵,在宮中也極有地位,為夫此次出使,既然是為國朝謀利益,對于這等要緊人物,自然要多加結納!

  林婉兒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那位海棠姑娘雖然在南方沒有什么名聲,但如今大家都知道,她在北方的地位……我只問相公一句,這位海棠姑娘的身份,能作妾嗎?”

  范閑一愣,心想這是哪里來地天馬行空之問。又聽著林婉兒嘆息說道:“似這等女子,想來眼界極高,若不是相公這等人物,也斷不能落入她的眼中,只是她的身份在這里,將來總是極難安排的,婉兒今日氣,氣的便是相公做事向來不想后續之事,未免胡鬧了些!

  范閑哈哈笑了起來,說道:“我又不準備娶那個海棠,有什么后續?婉兒這話未免好笑了些!

  林婉兒大驚失色,不知怎的竟開始同情起那位叫海棠的女子,斥道:“相公莫非準備始亂終棄!”

  范閑連連擺手,忍著笑說道:“既然未亂,哪里有棄?”

  ……

  ……

  片刻之后,林婉兒帶著一絲狐疑看著他,問道:“真的?那為什么相公會寫詩情挑對方?”

  “情挑?”范閑無語問蒼天,想了又想,才將離京之前自己的安排,與上京城里地諸多事情告訴了妻子,搖頭晃腦說道:“這位海棠武道修為極高,除了那四大宗師外,恐怕她是最強的那幾人之一,我既然要與她打交道,當然要得準備些利器!

  林婉兒皺眉道:“這就是相公說的一字存乎于心?”

  “正是!狈堕e笑兮兮應道:“兩國交兵,攻心為上!

  良久之后,林婉兒才嘆息說道:“相公此計……未免無恥了些!

  家中風波未起而平,范閑想了想。又將今日與大皇子爭道之事告訴了妻子,他知道婉兒自幼生長在宮中,對于朝中這些事情比自己更有發言權,所以婚后以來。他漸漸習慣了與她商量自己的安排。

  林婉兒聽著他的話后,也是皺了眉頭,與言冰云做出了一樣的判斷,覺得范閑實在是很沒有必要得罪大皇子,有些多此一舉地感覺。范閑不可能向妻子解釋自己的隱憂,只得溫和笑著說道:“婉兒你且莫管我為何要這般做,只說你覺著這爭道一事,能不能讓宮中相信我與大皇子日后會是敵人!

  林婉兒好笑看了他一眼,說道:“極難!

  范閑一怔,說道:“這是為何?”

  林婉兒嘆了口氣后說道:“其實你一直弄錯了一件事情。不錯,監察院在眾官與百姓的眼中,都是個陰森恐怖的衙門。六部地官員們在背后都罵你們是黑狗,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不喜歡監察院……就像軍方,樞密院,西路軍,他們對于監察院本身就是極有好感的!

  范閑馬上明白了過來。行軍打仗之事首重情報后勤,而監察院遍布天下的密探網,想來為軍方提供了極強大的支持。能夠讓那些將士們少灑些血,軍方當然喜歡監察院。他皺眉問道:“這是其一,不過大皇子此次回京總是要交出手中兵權,軍方的意見對他的影響并不大!

  林婉兒不明白他為什么一定要讓宮中認為,他沒有同時結好三位皇子,嘆息說道:“還有一椿事情,或許相公忘了。這三位皇兄之中,與婉兒最親近的,便是……大皇兄啊。就算看在我的份上,他也不可能記你的仇!

  范閑苦笑一聲,他知道婉兒小時候,在深宮之中,大部分地時間都是呆在寧才人宮中,與大皇子最親近,想來也是自然之事,只是自己算計的時候,卻有意無意間,將這層關系故意忽略了。

  或許是他從內心深處,都不愿意將妻子與那幾位皇子聯系起來。

  林婉兒其實知道范閑在擔心什么,輕柔說道:“其實我看相公有些多慮了,圣上身子康健,你擔心的局面,只怕還有好多年!

  范閑嘆息一聲,將她摟進懷里,在她耳邊說道:“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此次回京,看著那氣氛,就知道明年我真地接手內庫之后,你那太子哥哥,大皇兄二皇兄的,哪里肯放過我這塊肥肉!

  “年前在蒼山上,我給你出的那個主意如何?”林婉兒此時不像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倒像是一位長于謀劃的女謀士,她畢竟是長公主地親生女兒,在這些方面或多或少會遺傳少許,所以范閑也一直很信服她的建議,只是蒼山上那個提議,范閑一直沒有點頭。

  他微微低下頭去,緩慢卻又堅定地說道:“自請削權,從道理上講,是最應該做的事情。一位像我這樣地年輕臣子,手中如果理著監察院與內庫,這份圣恩實在是有些過重,權力實在太大,這本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局面……但是婉兒,內庫我是一定不會放手的!

  林婉兒雖然不知道夫君為何一直不肯放手內庫,但身為人妻,自然只是默默支持,點了點頭后說道:“婉兒知道了!

  范閑繼續說道:“既然我不肯放開內庫,那監察院就更不能放!

  如果內庫是座金山,那監察院就是守著金山的軍隊,如果空有內庫,那范閑就會成為**的美人兒,一點兒安全感都沒有,那就等著被宮里那些人肆意凌辱。

  林婉兒嘆息著搖搖頭,說道:“那夫君就得多辛苦了!彼鋈豢粗碾p眼說道:“有信心嗎?”

  范閑微微一笑,輕輕拍了拍她的臉蛋兒,說道:“不敢把話說滿,但你也知道,我向來是個有些自大甚至自戀的人!

  林婉兒笑了笑,忽然咬著厚厚嘟嘟的下嘴唇,輕聲說道:“其實我還有個法子!

  范閑來了興趣:“什么法子?”

  林婉兒地眼睛一閃一閃,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輕聲說道:………把海棠姑娘娶進門來!”

  范閑大驚失色,心想妻子這計,果然非常人所能預料。

  林婉兒興奮解釋道:“那位海棠姑娘是九品上地強者,相公說她指不定哪天就晉入大宗師的境界。你說,如果咱家有位大宗師,而且她的身后還有苦荷一脈的強大地實力,就算是慶國的這些皇兄們,想來也不敢對你如何,就算是陛下,也要對你多加籠絡才是,你看葉重家,只不過出了個葉流云,便縱橫官場十幾年不曾一敗……”

  范閑知道她說的都有道理。不論是誰,娶了海棠進門,那都像在家里放了一個丹鐵券。免死金牌,但他卻不知道妻子是在進行最后一次試探還是怎么嘀,于是壞壞笑著說道:“可是……海棠長的確實不咋嘀啊!

  林婉兒一愣之后,啐了他一口:“你這個色中惡鬼!”

  范閑笑了笑,此時心里卻在想著先前林婉兒說的葉家??葉重身為京都守備。葉靈兒卻馬上要嫁給二皇子,這皇帝老子究竟在想什么?大宗師?如果事態真的這么發展下去,從范閑的角度看來。宮里的那些人,只怕并不如何懼怕葉流云這位大宗師。

  他皺眉問道:“我不在京都的日子,葉重有沒有請辭京都守備!

  林婉兒搖了搖頭。

  范閑心里嘆息了一聲,又問道:“母親有沒有寄信過來?”他嘴中的母親,自然是信陽那位長公主,雖然他知道婉兒與那位絕世美婦沒有什么感情,但在婉兒面前,依然要表現地尊敬些。

  林婉兒還是搖了搖頭,眉宇間沒有什么多余的表情。范閑生出憐惜。輕輕揉揉她的眉心,輕聲說道:“身子最近怎么樣?先前只顧著說旁地,竟沒有問這最重要的事情,小生該打!

  林婉兒笑了笑,說道:“費大人時常來看,那藥丸也在堅持吃,自己感覺倒是挺好!

  范閑點點頭:“看來蒼山上療養不錯,今年入冬全家都去住住,去年沒有溫泉,有些可惜!

  兩人聲音漸低,正說著小情話,哼著小情歌,不意外面卻有丫環略帶一絲焦急的聲音喊道:“少爺,少奶奶,開飯了,老爺傳話催了好幾遍!

  范閑怪叫一聲,掀被而起,馬上開始穿衣服,他原本只是準備在后宅稍待一會兒便去給父親請安,沒料到自己玩了一招以肉身換平安,卻將自己陷在了溫柔海中,全忘了父親大人還在房等自己,一想到父親那張嚴肅的臉,范閑就可以想見他的心中是如何地生氣,一個兒子千里回府,居然不先拜父母,卻自去與娘子鬼混,這話說破天去,也沒有道理。

  婉兒也是一面埋怨他,一面開始穿衣梳妝,思思與司祺早就守在門外,聽著聲音,便進屋服侍這兩位主子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好了一切,跟著下人提的一盞燈籠,假裝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過一般,去了前宅。

  大廳之中,丫環們靜靜侍立在一旁,戶部尚司南伯范建正肅然坐在正中,柳氏雖然已經扶了正,卻依然習慣性地站在他地側邊安置杯箸,范若若坐在左手邊,若有所思,范思轍坐在下首,兩只手躲在桌下在玩范閑先前扔給他的那玩意兒。

  看見范閑與林婉兒走了進來,若若站起身來,范思轍也趕緊將東西藏進袖子里,跟著姐姐向二人行了一禮。坐在正中的范建卻沒有看范閑一眼,卻是向著林婉兒點了點頭,這兒媳婦兒的身份有些特殊,不好怠慢。

  大族之家規矩多,只是范建公務繁忙,所以極少有在家吃飯的時候,今日范閑初回,自然是較諸往日更加正式一些。飯桌之上,竟是一點聲音也聽不見,好不容易將這頓飯的時光挨完了,范建才望著自己的兒子,淡淡說道:“你要封爵了!

  


 
“家鄉味?南果梨杯”征文啟事
關于征集《修齊治平金句選釋》稿件的通知
“新時代文學理論與創作實踐”征稿啟事
中國作家劍門關文學獎長期征稿
《北京青年報》頤和苑版征稿啟事
“喜迎建黨一百年” 遵義市小說創作大賽征稿啟事
第十屆“周莊杯”全國兒童文學短篇小說大賽征文啟事
第十二屆中融全國原創文學大賽暨第四屆上海市大學生原創文學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本月截稿)
首屆少兒科幻星云獎啟動
第二屆全國主題征文大賽開始了
第十八屆中國微型小說年度獎開啟申報!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主題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錢潮杯”首屆青年創意家·網絡文藝評論獎啟動!
第六屆“端陽節賽詩會·美麗民勤”詩歌大賽征稿啟事
第六屆全國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全國首屆主題征稿大獎征文啟事
第十一屆“我的讀書故事”征文活動啟動
第二屆世界華語文學作品征文大賽征稿啟事
更多...

老舍

陶行知
更多...
東北作家網“星光璀璨文學叢書”出版活動
中國作家協會章程
茅盾文學獎評獎條例
蕭紅文學獎評選條例
更多...
更多
更多

5G之外,中國還隱藏著一個千億市場

    點擊進入視頻原頁面       更多
遼寧作家網   中國傳記文學學會   作家網   中國散文網   國學網   中國文學網   牡丹江文藝網   河北作家網   陜西作家網   海南作家   西北文學網   廣東作家網   重慶作家網   江蘇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東北新聞網   中國吉林網   東北網   湖南作家網   楊柳青文學網   新疆作家網   浙江作家網   河南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嘉興市作家網   葫蘆島文藝網   遼寧人民出版社   天健網   半壁江作家網   福建作家網   內蒙古小作家網   校園文學網   完美小說網   東北文藝網   大連海力網   全球期刊門戶網   樂讀網   深圳作家網   西部作家   瀘州作家網   大鵬新聞網   吉林文學網   茅盾文學獎網   作家在線   恒言中文網   中國網絡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上海文藝網   蕭然校園文學網   東方旅游文化網   中國百姓才藝網   當代人物網   佳木斯作家  


**本網站有關內容轉載自合法授權網站,如果您認為轉載內容侵犯了您的權益,
**投稿信箱(Email:db666777@163.com)聲明,本網站將在收到信息核實后24小時內刪除相關內容。

版權所有@東北作家網 遼ICP備08002508號-2 主編信箱:db666777@163.com